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
« 上一篇 | 下一篇 »
黃島主 | 15th Nov 2016, 12:02 AM | 島主生活日記 | (2870 Reads)

昨天下班時間後,有公司同事問我:「您怎看這次釋法?」

他們一個是律師,一個是助理,問的時候都帶點戰戰競競,怕問著了很敏感的話題。我的答案很簡單,想也沒想就答了:「這次釋法根本沒有對與錯,應該不應該。這要視乎您站在哪個立場、哪個位置去看一件事。」

「站在法律界和司法界立場,被釋法當然不是一件好事。」我續說。

「但站在國家管治領導立場,和一個國家戰略性的層面上,這是無可避免。」 

香港沿用的是英國普通法,與大陸的法律無論在體制和思維上,都有莫大的差別。這根本就是兩項溝不和的東西,是無得說可以混起一齊可談的。但由於中國大陸曾允諾了一國兩制,能夠盡量不釋法,就不釋法。因為一啟動釋法,怎樣理直氣壯,都始終帶有「干預」一國兩制的影子。因此,這是一把雙刃劍,非必要時不可動。

作為港人,作為法律界中人,我當然不贊成下下釋法。始終是我們的法律體制,釋得一條就會有第二條。越釋得多,就越覺得釋法這行為再少了一份受重視。

我細過獨留在家,都希望阿媽出外時,不要多加命令和約束在我頭上,盡量給我自由,不要和說這樣不可以那樣又不可以。總之一句,大家心知,阿媽您最好就不要訓多多干預,總之當您回家後,我安全和整齊地把「個場」交回給您,大家繼續相安無事。這份默許,是三歲小孩都會懂的事。

但問題是,當自己漸漸享受慣了自由後,開始在阿媽外出後,打破這個,弄壞那個。每一次的犯錯,就會被帶來「再明確性」的約束。您再犯嗎?您再慊阿媽的指示不清楚嗎?那約束您的指示,就只會越來越明白,您的自由空間變相亦被變得更侷促,這亦是相對的。

很多人,還不明白。還是要爭辯。他們就是根本不明白,現在「究竟誰是睇場」?就取上述阿媽與小孩的比喻,那個場就是阿媽的,作為小孩的,根本沒有挑戰權力的空間。

也有很多人,和阿Gill一樣,想得太天真。您說大陸政府有無英式法治概念?您一定說無。那您就要告訴我,為何您會以為大陸要憐憫香港的法治?您又告訴我。這純粹是邏輯,沒有對錯。那現在的中國大地政權是哪個做睇場?而您香港又有無本錢和這個睇場講數?您又答下我。

這次的釋法,主要是源於那幾位亂讀立法會誓詞的大帝,所延續的手尾。站在國家管治層面,無錯您香港的司法是可以自我過濾不適當的事情,但以目前的情況,一審之後肯定是繼續上訴至終審法院。我夠膽說,若在香港法院最後那個判決不合大陸意,法一樣會繼續釋。香港司法程序需時,這樣的上訴再上訴,沒兩、三年不可止。那到時才釋法,就更傷害香港的法治,因為這是再一次否定終審庭的判決。再者,在終審庭判決前的兩、三年,宣誓有問題的議員是否可以繼續參與法律會議? 那幾年是繼續天天惡鬥?還是之後再要全盤否定他們曾經投過票而通過的指令和法律?

因此,從國家管治角度,他們一定認為法是要釋,放屁的就要打屁股。這還要向中國目前其他地區發出明確訊息,就是任何分裂國家版圖的活動,都要被禁止,和受壓於萌芽之時。早早說過共產黨有些「G」點您是碰不了。您之前不斷在有意無意間,對著那一點「銳來銳去」他們已經覺得很不「shoooooe虎」,現在還要一手按下去然後又扮鹹濕阿伯無按過,共產黨呢舖不同您發癲就奇。

所以,大陸這次釋法,某些人請不要再形容為「殺小學雞焉用牛刀」。您要弄清楚和記住,您只要得罪了那個人的某件特別事項例如是「G」點,那個人就會馬上拿把大牛刀出來劈您。 這純粹是「if a then b」的情況,而您是不需要去「prove」為何是「if a 」就「then b」。

為何用牛刀,根本不是您要考慮點解的事情。人家可以是「過激」,可以是「反應大」,甚至是「黐線」。但通通,您都不用考慮。這只是一個您咁咁咁的時候,就會有咁咁咁的事實。

您只有一件事可以考慮,就是您能否抵抗這把大牛刀。

您若能,恭喜您。

若不能,就一起齊心協力,不再做,或不再鼓吹做,或不去扮有心無心做,或不去找長洲賓客阿伯賓州長去做,那些無謂的小學雞事情,讓人再次拿起那把大牛刀。 

否則,充滿熱誠的法律界就算著晒黑色老西圍著船灣淡水湖再遊行幾千次,那把大牛刀還是會再一刀刀劈下來。 

釋法問題,莫過於此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