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
« 上一篇 | 下一篇 »
黃島主 | 14th Oct 2016, 10:59 PM | 島主生活日記 | (2873 Reads)

軍侵,從來都不承認自己是在侵。牠們稱之為「支那事變」。

真估不到,今時今日,香港在2016年,又出現多一次「支那事變」。香港的「支那事變」一出,我就肯卵定一大班半桶水中文的人,會行出來說什麼「支那」的本義不是侮辱,或「支那」一詞遠久已經存在和被應用等等。

咁,那又怎樣。這班半桶水的人,是否要引經據典,證明「支那」這詞並無貶意,是否要藉此替這次事件解畫?若是,我覺得您連這半桶水的中文水平都未有。

我說的。

文字,語句,從來都不是以單一意思出現。一個字,幾個詞,一個句子,往往可以構成不同的表達意思。文字,不可單看表字,還要看當時情況的表達,理解當時使用者的真正意思。

「您」,和「老母」,都不是粗口。不過您夠膽在街上隨處挑一個大漢,對著他說「您老母」,我俾您含。

「支那」的出處本不是貶意,這個我絕對同意。前一篇文章也早寫了。但「支那」一詞在日本侵華時,刻意使用這詞來藐視中國和中國人。從而形成中國人對此詞的極度反感和厭惡,也把這詞和那段不愉快、悲慘悲傷、家散人亡的歷史,聯繫起來。因此,歷史上讓這「支那」這個詞從八年抗戰開始到現在,已經改變了其「本質」,成為了中國人聽到後感到不愉快的稱呼。

也因此,您不能以這個詞的起初意思不含貶意,嘗試來推翻今日這個詞對中國人真實性的貶意。這個無論是從文字發展,以至是邏輯,都不成立。

事實上,現在我們不時使用對外族的稱呼,很多時都已經是習以為常,自以為沒有貶意。這包括「阿差」、「賓妹」、「鬼佬」。但聽者,無一不感到有些「齦」耳。印巴人無人喜歡自己被叫阿差;傭工無人喜歡自己被叫品味;西方人也一樣不喜歡自己被叫做鬼佬。

還有一點,日本戰敗後,盟軍有令「支那」一詞有辱華成份,指令日本政府不可再使用此詞稱呼中國。因此,在戰後,只有右翼份子,才斗膽繼續使用「支那」一詞,其意思就是明要捉弄您們中國人。其他官方或官方場合,日本對此兩字都存在著避忌。

現在那兩位年輕議員,在宣誓時讀出近似「支那」二字,您說他們無知嗎?我覺得不是。他們入去立會擺明是搞亂您攤檔。只不過,他們實在低估了對「支那」兩字的殺傷力,本以為純粹挑釁大陸,卻最後得罪了全中華民族。歸根到底,就是對「支那」一詞認知的不足,對歷史認知的不足。

其實,成件事最可悲的,不單是中國人再聽到自己被稱為「支那」,而是「全球支那人被兩個本質上都是支那人的支那人,去用番支那兩個字去再侮辱」。

您說丫,受辱不要緊,已經過去。但受辱的人還要被其實是同樣受辱人的羞辱,您說是對受辱人是何等的侮辱,對說出羞辱的人是多麼的無知?就選是廣大之中國人民,都尊稱某AV女優為「蒼老師」,您曾幾何時會聽過有日本AV女優自己人恥笑自己的AV女優?

當然,對於「支那事變 2016」的發生,我會再看前一步。

支那香港政局發展到今時今日,合法的選了那兩位支那人入了立會,也是值得大家深思。癲狗都是由人逼成,是哪些人逼,如何逼,都是支那香港人要反省之處。 

若不理,只會越演越烈。繼續無面的,是我們支那香港。 


[1]

兩位背後所代表的年輕人,除了討厭中共政權,亦厭惡撐起中共政權的「中華民族」。
並主張與討厭的「中華民族」劃清界線,自稱所謂的「香港民族」。

所以我倒認為兩位年輕議員是不介意得罪他們心中的全「中華民族」的。


[引用] | 作者 新八 | 15th Oct 2016 3:18 AM | [舉報垃圾留言]


都華囉....您去把自己d 頭髮同毛染成金黃色,唔代表您d頭髮同毛真係變左金黃色。

[引用版主回覆] | 作者 黃島主 | 15th Oct 2016 3:24 AM

[2] Re:岛主

真为这两位的智商担忧,这么说除了留多一个把柄给阿爷秋后算账的时候用,还有什么意义。

连台湾都不能完全独立出去,想香港独立的诸位,唯有您自己移民,您还要移民之后都鹤立鸡群--头脑要比鬼佬转数快,社交要比鬼佬还吃得开,连您的样都要比鬼佬更有型。果阵时,您对住呢个世界讲一句,香港同中国两回事,先有人听您讲。


[引用] | 作者 桃花流水窅然去 | 15th Oct 2016 4:21 AM | [舉報垃圾留言]

[3] 漢兒盡作胡兒語,卻向城頭罵漢人。

唐代詩人司空圖寫過《河湟有感》:「一自蕭關起戰塵,河湟隔斷異鄉春。 漢兒盡作胡兒語,卻向城頭罵漢人。」
魚之樂: 他的討厭之處在於自以為優越過其他漢人
--- 學得胡兒語,或在胡人的地方住過幾年,便以為自己也是胡人、高過其他漢人一等了。其實呢,他在胡人眼中仍然是百分百的漢人,在漢人眼中則是假胡人 (又稱「假洋鬼子」) 。
Reference:
漢人陶傑
http://fishandhappiness.blogspot.hk/2016/10/blog-post_8.html


[引用] | 作者 QA | 15th Oct 2016 10:03 PM | [舉報垃圾留言]

睇都好傷神,都唔知up乜...

陶傑呢,佢既邏輯係無問題既,但立場好鮮明。中港d野可以不聽他說。這正如施永清講野都好有point,但一個地產,可以吾使聽。

[引用版主回覆] | 作者 黃島主 | 16th Oct 2016 5:50 AM

[4]

「支那」在日帝意識形態之中,就是否定中國作為民族的存在,沒有共同文化、更沒有民族意識,只是文明極端低落、各自為政、等待高等文明打救的一堆未開化「土著」「土人」,「支那人」就是朝思暮想,等待著日本皇軍降臨,從邪惡白人支配之中拯救出來,給予「皇民教化」調較,從而實現「大東亞共榮」,「支那」在現代似乎成為了對中國的蔑稱,弔詭的是,「支那」在東洋已成死語禁語,卻反而成為不單止香港,甚至是全中國激進年青人的潮語,將自身排除於中國之意,背後頗耐人尋味。我自己,也是非常崇尚日本文化,仰慕蒼井老師,學習AV,我也有那份歷史胸襟,去面對這段不光采的歷史,若有日本AV在我面前說「支那人」,我會兜頭兜面俾佢打,然後同佢死過。


[引用] | 作者 甘蔗插進了蜂蜜罐 | 20th Oct 2016 6:13 AM | [舉報垃圾留言]

[5] 支那風暴

http://gogoldjoe.blogspot.hk/2016/10/blog-post_21.html


[引用] | 作者 阿飛 | 22nd Oct 2016 8:16 PM | [舉報垃圾留言]

[6]

說的非常好。雞一字所指是家禽,你試試對人家女生說一聲雞,會有如何效果?文字和會意就是這樣,狡辯不了。無論是怎樣憎恨這個政權和不認同自己的身分,也不應該翻這個詞語出來用,非常不智。

Mr RiceBall
[引用] | 作者 Mr RiceBall | 28th Oct 2016 7:01 PM | [舉報垃圾留言]


飯團先生竟然在桃花島留言,我要奪諾貝爾了。

[引用版主回覆] | 作者 黃島主 | 2nd Nov 2016 12:40 AM