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
« 上一篇 | 下一篇 »
黃島主 | 5th Jun 2016, 8:06 AM | 島主生活日記 | (2652 Reads)

我,是一個七十後。

出生的時候,正處於中國一個火紅、文革、接班的年代。我得承認,我的認知和記憶力,比一般人高和強。從四歲開始已經明白,和追蹤到大人世界的思想。我清楚記得,那個時候,當一個小朋友犯錯時,大人很喜歡講一句話。

「再曳曳的話,就帶您返大陸賴低您,等您無飯食和跪玻璃。」

但您說那時的香港人很討厭大陸嗎?我覺得不是。我反而覺得,那時的香港,是極度同情大陸的同胞。 

我有幸,或不知道是不幸,在小時候,常常要跟父母兩邊,回大陸。根本,那個時候,大部份的香港人,其實他們的家和根,還是在大陸。香港,在當時的眼中,只是一個中轉站,和一個避難站。 

我說我自己有幸,是因為我有機會,親眼,見證和看到在七十年代末,八十年代初,一個蹂躪了十年的中華大陸。

我說的不幸,是因為那時我身為一個少爺啤啤仔,要我去一塊極落後,極污糟,和我感到極奇怪的土地。

我那時雖是小孩,但我很明白我是一個中國人。那時的英國人,也是教導我們知道和承認自己是中國人。這是我的基礎思想。

命運就是這樣。當您一過香港羅湖,或是澳門拱北,只是一線一河之隔,您會感到一份憂傷。

您看不到一條,是路的路。所有的地,無論是人行,還是車行,都是黃沙路。人們的衣著,只有三個顏色,藍、綠,和變了黃的白襯衣。他們的頭,全部都凌亂不勘。

我是香港小孩,身光頸靚。但同一地方的小孩,沒有一個身穿的衣服,是完整的。不是骯髒不勘,就是周身破洞。小孩的面部,都是污垢和泥土,沒有一個是白淨的。 我拖著媽媽的手,但那些小孩,已經要跟著父母幹活。寫到這裏,記憶起這些,每次我都禁不住有點鼻酸嗚咽。

我們上山拜墳,總有幾個大陸孩子拿著鋤頭,跟著您。那裏的山墳,地上全是泥濘,而他們的腳,都是赤的。去到祖墳前,替您鋤走墳前雜草,和鏟起一塊泥,放在墳頂,代表有後人來過。每次,父親就給這些小孩,幾耗子人民幣。沒有散子了,就給他一個熟雞蛋。 

那個拿著熟雞蛋的,開心到不得了。我站在他後面,望著他的背影離去。一手拿著那個熟雞蛋,一手還托著那個木鋤頭在其肩上。他,赤著腳,一步一彈一跳的,在我的視線前離去。

這個小孩,其實和我年紀差不多。

當您問您的父母,和您的長輩,為何他們會這樣。他們都會一般以一個騙小孩的廢話,來敷衍您。但他們的眼神,都很無奈,和充滿同情,而且帶點無助。

然後,是改革開放的開始。一時間,什麼都得很有希望,很有朝氣。身位香港人,包括我,都感覺當時世界對中國的招攬、開懷,和接納。

那時的香港人,我不認為是討厭大陸。您會明白,您討厭也來不了。因為,他們實在太窮了。每次回大陸,同行的祖母每每給我十塊人民幣。但您當要使時,他們的貨品都是以仙,以毫子計。您怎用,也用不盡您那十塊人民幣。

我相信當時的香港人,雖然知道自己優越,但同一時間很明白,自己只是幸運點,身處在香港。正如我,幸運在出身時,被派到香港。

這個分別,就決定了一個開心到不了,拿著雞蛋和鋤頭,和一個卻站在他後面,無語的,默默看著他離去。 

香港人,因此有著一份,希望祖國富強起來的情懷。

亦因此,到了八十年代末那件事,香港人特別希望祖國有變,且變得更好。當然,可能連當時的香港人,自己都不知道什麼是真正的民主。因為,英國人其實根本從來沒有給予過當時的香港人,真正的民主。

開了《活在桃花島》十年,我從來沒有提過那件事。那件事實在很複雜。您要站在一個很高的視野,才看到一些端倪。

姑勿論對錯,但現在有人說那件事其實跟香港人無關。

我不同意。 

 


[1]

但“六四”只是,五、六、七十後的集體回憶。香港的年青一代不應再擔起這個包伏,當然他們也根本冇料去同中共叫陣,或者現時中共已強得無須賣人賬(美帝除外)。


[引用] | 作者 Wallace | 5th Jun 2016 11:39 AM | [舉報垃圾留言]


我行步路都可以係包袱。

[引用版主回覆] | 作者 黃島主 | 5th Jun 2016 10:23 PM

[2]

對80後的我,最常聽到的是:"出街唔拖住手,比拐子佬捉去大陸做乞兒仔,驚未"。

那時的香港人,討厭大陸,見人見智.好像我婆婆,最討厭大陸了。我阿公是最先從南洋引入橡膠的商人。日本攻入中國時,對他們也是有點禮貌。但文革熱的人,不但把他們的所有充公,還把我舅公折磨至死。對我婆婆,大陸是殺了她最親的人和毀了她人生的敵人。

我爸爸那面,我太公,因為他是個洋醫,所有也被充公,最後是被逼自盡的。我爺爺雖是討厭大陸政府,但對大陸人是抱著同情的心態。

大陸,對他們來說,是片傷心地。離開後,永遠沒有越回那一條線。

小學四級生
[引用] | 作者 小學四級生 | 5th Jun 2016 1:56 PM | [舉報垃圾留言]

[3]

很期待岛主能够分享所看到一些端倪。
可有下文?


[引用] | 作者 jacque | 5th Jun 2016 5:54 PM | [舉報垃圾留言]

[4] Re: 黃島主

“恨蒋公当年剿匪不利”。地痞流氓当政至今,毁尽了家国,又抹掉自己几十年的污糟史,民众的思想想不畸形也难。

我出生在文革过后十来年,就我所知,文革在大陆就仅仅剩下这两个字而已,八十年代末的事,习老大上台以来,查无记载了。大陆人穷得可怜,但更可怜是没有历史,不知道往哪走,也找不到回家的路。


[引用] | 作者 Fiona | 6th Jun 2016 12:15 AM | [舉報垃圾留言]

[5]

p.s.您呢篇若是“祭文”隐晦的好,出文时间更好。早两日不知几多页面被不存在。唔懒在桃花岛同您学野,真係天理不容。

等紧听 香港的故事。


[引用] | 作者 Fiona | 6th Jun 2016 1:01 AM | [舉報垃圾留言]

[6]

其實無論是不是中國人,對於『人』這個同類,都應該有一份同理心。所謂家國,其實只是當權者的遊戲吧?


[引用] | 作者 | 6th Jun 2016 9:21 AM | [舉報垃圾留言]

[7]

64後,趙陽被軟禁到死,胡趙親密戰友習勛被精神病關在深圳精神病院關到死,而江民、曾紅等則變成六四最大受益者,直到卸任時,更指示政治局常委不許把64翻案。習大在1990年一次全國人大常委會議上,指名批評對學生運動訴諸武力的小平和昆哥,2005年不避嫌向趙家送上花籃,2012年被「失蹤」期後,強調要以「黨紀國法」來處理薄熙問題,正式展開與江派的「反貪大戰」,其間出現了李旺、武警政變、暗殺大大、中宣反動、波波等震懾國人事件,但無論如何任何一位當時負責任的領導軍頭都撇清不了關係,茲事體大,所以習大就算可以剷除江派勢力,平反也至少也要等所有責任人軍頭百年以後再說,但無論如何64平反只是時間問題而已。


[引用] | 作者 甘蔗插進了蜂蜜罐 | 7th Jun 2016 6:48 PM | [舉報垃圾留言]

習大有魄力,有志,還自行設了自己的「軍機處」。佢一出呢招,就知呢個人吾簡單。

但我最怕的,是他開了刑不上常委的先例。以前這個是一個公式,令中共的領導層至少安穩。但開了這個先例,到習落台後,又會輪到新一屆常委被清算。這樣,中國將會出現非常混亂的爭權局面。

[引用版主回覆] | 作者 黃島主 | 8th Jun 2016 8:07 AM

[8]

1976年文革之後,我跟家人坐柴油火車接濟鄉間的親人,學校破壞不堪, 當時我最喜歡飲罐裝蔗汁, 任燒炮仗煙花 ……

MrMr
[引用] | 作者 MrMr | 23rd Jun 2016 2:28 AM | [舉報垃圾留言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