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
黃島主 | 20th Nov 2016, 10:48 PM | 島主生活日記 | (2856 Reads)

問責,一個現在香港人常常掛在嘴邊的詞語。

問責的意思很簡單,是「追究責任」,就是當一件事件出現差池性或負面性之問題後,有需要追究是誰應該為著那個錯誤,負上相對性的責任。

我留意到現在的香港人,無論是上上下下,也多數是蠢材,每每遇見或看到一個問題時,第一件事就是問責,然後是問責,跟著都是再問責。這尤其是在很多社交網站,您一定會看到那些低水平的留言,每每都是這樣寫:「....現在最重要的,是要問責.....」

我不知道,現在的人,尤其是年青人,是否被立法會裏面的那班馬騮荼毒太深,什麼事都要問責一番。

事實上,這篇問我打算討論的,不是問責不重要,而只是問責,不是唯一。 

 (閱讀全文)

黃島主 | 19th Nov 2016, 6:47 AM | 島主生活日記 | (2647 Reads)

昨天,欲買一部iPhone7給主子。

知道近日不用等,不用預約,就可以直接買iPhone 亮黑版,就去了當然是最近我公司的 ifc蘋果店。不過,我一向對蘋果店裏面的那班sales,沒有太大的好感。蘋果生意多,不愁做不到「quota」。導致到請了一大班人,日日夜夜在點裏吹水玩樂,視客人如無物。 

老實說,我不是要受到高級的款待,我只是不想受氣。

我不明白,在Steve Jobs下的蘋果店,外邊是一幫乞丐炒家,烏煙瘴氣;內裏,又是一眾活像裡應外合,藐嘴藐舌,十問九唔應,或九唔答八的傢伙。 

 (閱讀全文)

黃島主 | 15th Nov 2016, 12:02 AM | 島主生活日記 | (2868 Reads)

昨天下班時間後,有公司同事問我:「您怎看這次釋法?」

他們一個是律師,一個是助理,問的時候都帶點戰戰競競,怕問著了很敏感的話題。我的答案很簡單,想也沒想就答了:「這次釋法根本沒有對與錯,應該不應該。這要視乎您站在哪個立場、哪個位置去看一件事。」

「站在法律界和司法界立場,被釋法當然不是一件好事。」我續說。

「但站在國家管治領導立場,和一個國家戰略性的層面上,這是無可避免。」 

 (閱讀全文)

黃島主 | 13th Nov 2016, 12:09 AM | 島主生活日記 | (2761 Reads)

這天,和主子一起去上,專為天主教徒結婚前準備的婚前輔導堂。

老實說,我不是好想去,但若要在教堂行禮,再加上我是教徒,就必定要上。因此,帶了主子一起去上。她不是教徒,但一樣要上。我們天主教徒是這樣的,只要一方是教徒,兩個都可以在教堂行婚姻聖事,只是過程不是一個完整的彌撒程序。 

這個課,週末日一連兩天,真是救命。雖然內容是對結婚者好,但對於我這類有過度活躍症的人來說,還是用繩子綁好我罷。

課程中,當然包括課題,分享,還有遊戲。遊戲,當然不可少了那些,把您覺得您伴侶優點的貼紙,貼在他臂上。

下圖,就是主子認為是我值得她喜歡的地方。咳、咳、咳.....這些都是常識罷? 

Picture

 (閱讀全文)

黃島主 | 10th Nov 2016, 11:57 PM | 島主生活日記 | (3058 Reads)

特朗普當選美國總統。

由他提出參選總統開始,我就已經在心底裏支持他。說實,我對他不是非常了解。但是,不了解還不了解,我至少肯定,和知道他不是一個狂人。

很多年前,我已經觀看他的著名節目《Apprentice》,一個電視系列真人騷。每一集,他在「Board~room」都顯示出他非凡的領導才能,急速的思路。

最令我感到驚訝的,是他的那種具有「跳格式」的思考,不跟世俗規範而有巧妙地達到目的之思考邏輯。這不是常人。

至於他出來競選後,表現狂傲,我覺得:「Come on, just a monkey show for monkeys」。 

 (閱讀全文)

黃島主 | 5th Nov 2016, 1:56 AM | 島主生活日記 | (3007 Reads)

身處澳洲,凌晨四時半。

有少少諷刺,近來在桃花島上,談軼事少,談時事世局多。不多來的人,一定以為這兒又是那些發狗屁的政事「blog」。其實桃花島的起源和發展,本來就是我的日記簿。在起初的時候,我更以不談論政事為規條。那個時候,是十年前。

現在,環境不同了。世局也不同。以前不談,是不想庸俗。而且,當時社會思考還有一定理性。今天?不一樣了。一邊,在指鹿為馬;另一邊,在指馬為鹿。 

這天,只想談談軼事。 

 (閱讀全文)

黃島主 | 2nd Nov 2016, 12:40 AM | 島主生活日記 | (3360 Reads)

無啦。這次,真的叫「玩撚猿」。

玩完的,當然是那兩位玩火怎知真是玩出火的議員。打從第一天律政司入稟司法覆核阻止兩議員再宣誓,我已經覺得不再是小事。我也沒有繼續評論,因為我估計好戲在後頭。觀乎近日北面朝野齊聲出口,再加上黨報也發聲,之後仲話要釋法。

我看那兩位議員,應該是「準」議員,其這屆的議會生命,認真凍過水喉水。

真是苦口婆心再說,有些底線,您們是碰不了。您硬是要碰,您只會得到一個結果:您在共產黨面前,根本毫無反抗的能力。 

 (閱讀全文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