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
黃島主 | 29th Nov 2014, 12:25 AM | 島主生活日記 | (1581 Reads)

早數天,和朋友D吃午餐。

朋友D是我的中學同學兼好朋友,現在是某大美資在大陸的董事總經理,「睇晒」大中華。不過,我們兩個走在一起,就會常常說一些和做一些很低能的事情。無聊得很。

談開朋友D,他是我生活圈子裏,當中三個其中一個沒有註冊「facebook」的。

我對這朋友很熟悉,他一向是個很小心的人。就連最細微的事情,都不願和不希望犯錯。 

 (閱讀全文)

黃島主 | 27th Nov 2014, 1:48 AM | 島主生活日記 | (1695 Reads)

昨晚放工回家前,去了超市。

我家附近的那間超市,在裝修後,改了「一條龍」式的排隊,代替了「多隊式」。很可惜,由於收銀員不足夠,往往在人多時,讓這條「蛇餅」打完又再打,完全「屈」了出去收銀區以外,有點和當初爽快排隊的原意,事與願違。 

當時,我在購物區。人龍,照例屈到這一帶。這時候,看到一位相當老邁的老婆婆,步到長長的龍尾處。這婆婆,看上去就是無八十,都應該是七十尾,很瘦,頗虛弱。沒有另一個詞,比風燭殘年更適合來形容她。 

 (閱讀全文)

黃島主 | 25th Nov 2014, 12:40 AM | 島主生活日記 | (1611 Reads)

上星期日,小學同學聚會。

聚會地點和主題,是去其中一同學在某元朗屋苑內,進行燒烤。元朗,絕對是我的陌生地域。每次入去,都有種很不同的感覺。地方、街道、行人、店舖,都是「很元朗」,一種,說不出的香港老風味。這對我這種,在港島區長大的人,感覺尤其強烈。

在去友人屋苑前,估不到,友人專誠載我們一幫人,到市中心,進行一次無情的「橫掃」街頭小食事件。

嘩!想不到我一向以為失落了的街頭風味,在這裏竟然可以讓我尋回! 

當中一個,就是這個「賣墨魚的阿伯」! 

Picture

 (閱讀全文)

黃島主 | 23rd Nov 2014, 12:26 AM | 島主生活日記 | (1288 Reads)

早前,有幸和一位從加州回港的中學師兄,吃晚飯。

這位中學師兄,大我五屆。他,從我的中一起,一直是我的偶像。但奇妙的是,我和這位師兄,一直都不算相識。而他,在之前更加不認識我。我們之再相識,是在廿多年後面書上相認的。

這件事,說起來也真奇怪,明明就是是兩個本來不相識的人。我們那頓晚飯前,可以說得上是我識他,他不識我。

成件事,發生在我中一剛進聖類斯中學時,十月的那個水運會開始。 

 (閱讀全文)

黃島主 | 21st Nov 2014, 10:53 PM | 島主生活日記 | (993 Reads)

昨天在桃花島上,罵到眼都紅了。今天,轉轉話題。

一轉,又轉得幾厲害。近三天,我晚晚在煲劇。近來自從只有《半澤直樹》,可以讓我這個坐十分鐘都不能的人,乖乖的坐著連煲三、四小時外,另一套要讓我這樣瘋癲地狂煲的,就是這套由《History Channel》製作的聖經故事:《The Bible》。

當然,我是天主教徒,自然對此類劇集充滿喜愛。這套劇以英文對白製作,聖經人物亦以英文來稱呼,亦純粹是聖經故事作為藍本。

因此,無論您是天主教徒或是基督教徒,只要是信主耶穌的,都一定適合閣下觀看。

Picture

 (閱讀全文)

黃島主 | 20th Nov 2014, 10:56 PM | 島主生活日記 | (1901 Reads)

在昨天文章的留言裏,出現了一個很有趣的話題。

有朋友覺得,港英時代低下層上流能力高些,而回歸後,這個情況無論在意識形態上,都似乎變了。不少港人,常常記掛殖民地時代的風采和好處,包括小弟,這是不爭的事實。

但小弟,亦讀過由香港割讓,到九七年回歸的所有主要歷史。明白到,殖民地政府所用過的武力、懷柔、欺騙、蒙蔽的手段。經過百多年的經驗,最後才在七十年代,把香港繁榮起來。

至於所謂上流力,在我眼中,已說過,只是遊戲規則的改變而已。 

這晚,我有點肚疼,要爆一爆。 

Picture 

 (閱讀全文)

黃島主 | 18th Nov 2014, 11:01 PM | 島主生活日記 | (1350 Reads)

看見近來的大學畢業典禮,真是怕怕。

真是不想多說,多說了,又說您是站在某邊。我一向說,每人都可以有自己的政治立場,不過,我亦真的不明白,為何老是要把政治問題,帶到自己的學校裏去? 

 (閱讀全文)

黃島主 | 17th Nov 2014, 11:38 PM | 島主生活日記 | (1169 Reads)

這個週末,又上了廣州與友人一家,歡渡了一個愉快的周六日。

一般來說,若是我自己一人去,我多選擇坐直通車。若與友人一起,就多會乘港鐵上羅湖,再在深圳坐《和諧號》上廣州。前者,不用轉車,較方便;後者,要轉車,但整體速度較快。

這次,我們坐《和諧號》。若坐之,都會選一等,即豪華位。 

在《和諧號》上,有著這樣的一件事。 

 (閱讀全文)

黃島主 | 13th Nov 2014, 10:21 PM | 島主自說自傳 | (1590 Reads)

今天,與相識十多年的護士A,吃午飯。

最近,她的父親中了風,情況非常不妙,隨時有性命之虞。她自己,也相當關心和擔心。就在這時,她的一班平時沒甚聯絡的親戚,開始致電問長問短,說不夠幾句,就開始指責她身為人女,「漠不關心」自己父親的安危。

她向我抱怨,說這些親戚,平時不找自己父親,到得知有危時,就「突然」激動的找您。若您稍為怠慢點,不給予這班「稀客」完全詳盡的訊息,您將會負上極度的「罵名」。

其實,我相當明白,也是過來人。護士A向我的抱怨,勾起我幾年前喪母時,一段令我非常氣憤的回憶。 

 (閱讀全文)

黃島主 | 12th Nov 2014, 11:25 PM | 島主自說自傳 | (1443 Reads)

現在,不時聽到有年青人,為了置業抽居屋公屋,自貶身價人工。

他們為了上車,非但不追求加薪,還要申請降職甚至轉工,到薪酬符合這些抽籤物業的條件。是他們不上進嗎?我認為不是。

他們這樣做,我認為只是跟著現時社會的遊戲規則。 

 (閱讀全文)

黃島主 | 11th Nov 2014, 10:59 PM | 島主自說自傳 | (1343 Reads)

上次露營,發生了段小插曲。

話說,車輛不能直接去到營地,必先在營地前一段路,停下舶下。這段路,您不停也不得,因為,在某處有欄杆,逼著您要停。因此,我們的車輛也在這段路的近欄杆終點,停了下來。

誰不知,後面跟來的一輛寶馬,不知前面是盡頭,卻只知前面被我們的車輛擋著,不耐煩地,不停嚮按,「砵」過我們不停。

前面友人有點氣,下車指罵這司機。這司機隨後也倒後,舶在路邊一旁。

 (閱讀全文)

黃島主 | 9th Nov 2014, 5:28 PM | 島主自說自傳 | (3494 Reads)

這個週末,相約友人們,在八仙嶺鶴藪水塘附近露營。

地點,是鶴藪水塘附近的《鶴藪營地》,那裏有燒烤場,和供遊人紮營的營地。這次的野地露營,有數個家庭一起參與。我們所起的螢幕,總有四個。

鶴藪營地不是一個難度很高的營,車輛可直接駛至營地附近十分鐘的步行地點。因此,在補給和前往上,都非常方便。這個週末,連同我們的四個營,整個營地大約駐紮了十五個營幕以上,可算非常旺盛。

這尤其,是在我們在周六進駐時,天公不造美,落下滂沱大雨。

我們,就是在大雨下,起了各自的螢幕。 

Picture

 (閱讀全文)

黃島主 | 6th Nov 2014, 11:36 PM | 島主生活日記 | (1379 Reads)

不時在公司,找附近房間的律師吹水。

很奇怪,從少到大,由小學到大學,到出來工作,我都是一個不能長期有高度集中力的人。請留意我的描述,是「不能長期高度集中」。

我明白,這的確是一個,很複雜的描述。 

 (閱讀全文)

黃島主 | 6th Nov 2014, 12:58 AM | 島主生活日記 | (1426 Reads)

這個星期六,相約了友人們一同去郊外露營。

對,是露營,要起營起火煮食的那款。自己本沒有此等裝備,只有由頭買起。營幕、底顫、煮食用具、露營氣爐,都一一買了。唯獨尚欠的,一盞露營燈。即是那些,可以放在地上,又可以掛在帳幕裏的那款。

貪得意,就在淘寶上面找。 

 (閱讀全文)

黃島主 | 4th Nov 2014, 11:04 PM | 島主生活日記 | (1357 Reads)

經過,銅鑼灣的蘋果店。外面,完全一片烏煙瘴氣。

如果您有機會經過那裡的話,您會發現,蘋果店的外圍,有另一道「圍牆」,相信有一條街那麼長。那道牆,其實是那些販賣回收iPhone的販子。這班人,明目張膽的在街邊坐凳仔,亦不斷有人來問價。經過時,我刻意聽聽他們的說話,都是內地口音。

真是,一片烏煙瘴氣。 

 (閱讀全文)

黃島主 | 3rd Nov 2014, 11:47 PM | 島主生活日記 | (1351 Reads)

星期天下午,剪髮後,去了崇光頂層的日本書屋逛逛。

那一層,出名日本人多。適逢假期,就更多的日本人家庭到訪。每有那些日本人小孩,在跑動或嘈吵時,那些日本人父母,都會很有家教地制止。就算盡了力亦制止不了,也會露出一副極為尷尬和羞恥的神情,希望周圍的人仕,有所見諒。

相信以上這些,不用我說,大家都見得多罷?

那個下午,我又看多了些。 

 (閱讀全文)

黃島主 | 2nd Nov 2014, 11:06 PM | 島主生活日記 | (1377 Reads)

這天,去理髮。

替我理髮的那位日本姐姐,差不多替我剪了10年。她亦是那個,我一開始在桃花島上指的那個日本人理髮師。當然,這十年裏,我斷斷續續,都找過另外一、兩個理髮師,但始終還是覺得這位日本姐姐,對我頭髮的理解是最好的。這日本女人,由起初單身,到結婚,到現在也生下兩位小孩。

事實上,過去半年來,我都未有去過理髮店。

這半年來,一直是我自己「理」自己。 

 (閱讀全文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