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
黃島主 | 30th Oct 2014, 1:04 AM | 島主生活日記 | (1774 Reads)

近日,有行家請食飯。

行家之間,雖然不是客戶關係,也是競爭對手,但其實相互之間,也有著一種微妙的合作關係。大家很多時,山水有相逢,今日您敬我一尺,他日我敬您一丈。說來說去,大家都是在「做世界」。

因此,行家之間有時互有需求,彼此都會聯誼一下。 

當然啦,不熟就一定不食。 

 (閱讀全文)

黃島主 | 27th Oct 2014, 10:57 PM | 島主生活日記 | (1787 Reads)

這天下午四時左右,我去中環的《豚王》吃拉麵。

近來的中午時間,我多在辦公室做工務,也不想落街和人逼。過了午飯時間,一般又會有突發的事務。搞下搞下,又是四時。也是時候吃「午飯」了。近來的《豚王》人氣不再,但味道依然,是最好的人棄我取。 

這天,發生了這件事。 

 (閱讀全文)

黃島主 | 26th Oct 2014, 9:37 AM | 島主生活日記 | (1430 Reads)

社會人仕陸續提議,政府和佔領者的會議,應該是閉門。

最新的,包括做過上上次「公開」會議主持的鄭校長。他說公開的會議,與做騷無異。但此話一出,網上又有不少佔領者支持者,圍插他的「做騷論」。不過,事實上他也真的說得沒錯。

我們要了解,一個以談判為基礎的狐疑,就是雙方都希望得出一些可行性的方案,或解決方法。若個雙方在開會前後都是要求一些天馬行空的條件,那就根本不是談判,而是擺姿態。當然,擺姿態亦有擺姿態的目的,就是做給自己人看。學生做給支持者有多強硬骨氣,政府做給阿爺看他們有多聽命。

這就是「擺姿態」的會議,和真正談判以望達致和解的分別。

 (閱讀全文)

黃島主 | 23rd Oct 2014, 1:27 AM | 島主生活日記 | (1793 Reads)

記得在港大時,一到暑假,不同學系都有不少暑期活動。

我的其中一個朋友T,當年就讀電腦工程系,暑假時,和一班同學去清華做交換生。 還記得那個九十年代,認識中國是首要的事,所以一般同學,都會爭取回國做交換生,感受一下在國內讀書和過校園生活的氣氛。當然,在那個年代,國內的生活水平還是不太高,回到祖國上堂的學生,很多時都要有「將就」的心理準備。

當然,做交換生上什麼堂都無所謂,重點其實是去玩。當年,他們也趁機在中國四處亂竄。其中一個地方他們去過的,是華山。無錯,就是華山論劍的華山。不說不知,華山上,有一條棧道,活生生的懸空砍入在懸崖邊,棧道木板上,是一排鐵鎖鏈。棧道下面,就是萬丈深崖。

現在,在互聯網再搜尋有關照片,包括以下的一張,都可以看到在棧道上行走的人,有安全帶繫著,完全不怕失足躲下。部份不畏高的人,會覺得很刺激,很好玩罷?

我想告訴您,在當年我這班同學走這條棧道時,是沒有安全帶的。 

Picture

 (閱讀全文)

黃島主 | 22nd Oct 2014, 12:31 AM | 島主生活日記 | (1665 Reads)

這晚一回家,就扭開電視,看學生與政府官員開會直播。

一如所料,各自陳述,沒有驚喜。其實,一開始時雙方都同意會議,要以直播形式進行,就知道這類會議,是做騷多於有實際效果。談判,就更是要閉門的罷?雙方都在直播下開會,就是雙方都同時在對著鏡子打飛機。然後,雙方的支持者都在其後宣佈己方什麼勝利,實情卻是政府束手無策,而佔領運動者又繼續被拖下去,互相膠著。

看著那位做主持的校長,就更可笑。已經沒有人要他擺出立場,但他的樣子就顯示他怕得要命,而且被老屈上場的樣子充滿其臉上,恨不得會談快快完結,完成使命收工。 

談判,不是這樣的。 

 (閱讀全文)

黃島主 | 18th Oct 2014, 9:57 PM | 島主生活日記 | (1860 Reads)

那個立法會建制議員,說傘子其實可以是武器。

他並稱,這在《黃飛鴻》系列的電影裏都有記載,是歷史的常識。

當日此「名句」一出,這位騎呢議員的「歷史常識」已經在面書上被充分廣傳,我也無謂多參一腳。歷史還歷史,電影還電影。更何況,就是黃飛鴻真人真的有使用雨傘做武器,也只能說得上是「真人真事」,而不算是「歷史事件」。

歷史、真人真事、常識,這三個詞都未搞清,還出來講邏輯理論。

最罄的,是您連累我這種又讀歷史,又有常識,又講邏輯的人麻。 

 (閱讀全文)

黃島主 | 17th Oct 2014, 5:43 AM | 島主生活日記 | (1858 Reads)

近來社會撕裂,不同政見者罵過您死我活。

我常常覺得,就是多得「facebook」,產生出一個平台,讓大家去互罵,繼而互相「unfriend」。面書,其實是很個人,和代表自我的一個地方。有了這個平台,友情來得易,也散得易。有時候,我會想,沒有面書這類的平台,人們無論在組織和撕裂上,都不會那麼快和強,甚至是有組織。相信這亦是面書,代替「twitter」、「blog」、「forum」等,成為網上擁有極強烈的宣傳和喧染工具。

話雖如此,近日人人歸邊,罵得您死我活。其實一般島民,都明白和知道我的作風,是從不喜歡在網上進行罵戰。

 (閱讀全文)

黃島主 | 16th Oct 2014, 1:23 AM | 島主生活日記 | (1741 Reads)

這幾天,我覺得,越來越恐怖。

我覺得,在網上文字的使用空間,幾乎達致了「窒息」的地步。現在香港的環境,坦白說,用「非黑即白」來形容,我認為已經過時。

 我覺得,現在已經是去到「您死我活」的境界。

 (閱讀全文)

黃島主 | 13th Oct 2014, 12:45 AM | 島主生活日記 | (1849 Reads)

時局至此,很多人在唱《海闊天空》。

我十分鍾意《海闊天空》這首歌。但在我心中,有另一首,在另一個層次的歌。這首歌,早前我在阿德萊德時,邊看著香港的催淚彈,邊想著這首歌。實在的告訴您們,邊聽這首歌,我邊流著眼淚。

這是許冠傑,在1989、1990年左右,六四後為挽回香港人心的一首作品,作曲和填詞皆出自阿Sam。

估不到,廿多年後的今天,拿回出來聽,歌詞是那麼的貼切。 

 (閱讀全文)

黃島主 | 12th Oct 2014, 9:44 PM | 島主生活日記 | (2047 Reads)

寫了九年網誌,原來這才是最艱難的時刻。

如果,您是初來桃花島,讀了近一、兩週的文章,您可能以為我是一個社會政治評論員。其實,我從不喜歡在桃花島上談政治。以往,很少。現在,只是看不過眼。免不得的,都不想去寫。

人生,我還未有資格看透。但政治,我一早已經看透。一個熟讀中外歷史的人,是不會不諳政治的陰險、陰謀,和利益輸送。政治最陰險的地方,是一班很聰明的人,牽著一班很平庸,或在我眼中,很愚蠢的人。

事實上,當您能站在和我同一視野上,能和我一同看到我看到的事情,您會明白,我是多麼的無奈。 

 (閱讀全文)

黃島主 | 11th Oct 2014, 10:27 PM | 島主生活日記 | (1061 Reads)

早前那晚,回中學參予了Brother Edward 的八十八生日會,他在校服務了近四十多年。

原本這個生日會在學校的室內運動場舉行,因此我托在校教書的舊生老友,替我買個「蠟波」,準備在室內運動場裏,大打足球機。足球機,是我在聖記時的「絕技」運動。

這個用在足球機的球,我們通稱為蠟波,但不是真的用蠟來做,而應該是用膠來做。這些用於足球機的波,一定要硬,怎樣打也繼續是球體。 

Picture

 (閱讀全文)

黃島主 | 11th Oct 2014, 9:26 AM | 島主生活日記 | (1714 Reads)

昨晚一群中學舊生聚會後,和一同級友人,繼續下場。

其實我已經很飽,但對方說想去打邊爐,一路烚一路吹水。又好。就走到中學附近一間店舖,坐下。事實上,我們很久未坐在一起吃飯了,談了很多;談他的女兒,談大家的事業,談學校的前景。

當然,還談談現在的政治情況。 

 (閱讀全文)

黃島主 | 10th Oct 2014, 5:08 AM | 島主生活日記 | (2362 Reads)

近日陳日君樞機主教,發表言論,呼籲學生應撤離。

又說,「許多人說狼來了,結果狼沒有來......(但)當狼來的時候,誰也走不了。」再反駁「有人說六四的悲劇不會重現,您真的這麼肯定嗎?黑貓和白貓都會用來保護共產黨的極權。」

我是天主教徒,也亦是陳日君所屬修會慈幼會,屬下所辦中學的弟子。很明白,樞機的一片苦口婆心。

有一篇文,原本上週在阿德萊德時,已想寫出來。但那時為免有點危言聳聽,把文吞回肚裏。但是,《佔領》行動已經持續發生到第二星期,政府和學生代表的初次談判又突然告吹。坦白說,我認為雙方都有出爾反爾的時候,而雙方都有責任。但姑勿論誰對誰錯,這個窘局,始終都要有解決的一天。問題只是,何時解決?怎樣解決?誰,和到最後的誰,來解決? 

這朝清晨四時半,我醒了。輾轉反側,覺得應該寫下此文。讓大家,開心下,輕鬆一下。

 (閱讀全文)

黃島主 | 8th Oct 2014, 1:06 AM | 島主生活日記 | (1743 Reads)

又來一單,疑似中港矛盾新聞。

據報導,一來自內地的大學交換生,在港大上課時疑不滿教授某些地方,而出手打那位講者。傳聞,是不滿教授不用普通話授課,但這個有待確定。我認為事件不尋常,亦不會這般簡單。

但無論如何,出手打人,就是不對。 

 (閱讀全文)

黃島主 | 6th Oct 2014, 10:10 PM | 島主生活日記 | (1730 Reads)

澳洲回港後,第一個正式的平日工作天。

這天是星期一,很想看看究竟在所謂《佔領》行動後,對生活的影響和改變。其實,不用在這天,就是從上星期六的半天工作日放工後,都已經看到多少端倪。

基本上,中上環西環的主要交通,已經陷於癱瘓。所謂癱瘓者,時而大塞車,時而一路無車。公共交通工具,等了又等。 

 (閱讀全文)

黃島主 | 5th Oct 2014, 12:31 PM | 島主生活日記 | (2502 Reads)

我有嚴重的感覺,這場「佔領」運動,很快會結束。

而且,應該將會是不愉快的。 

 (閱讀全文)

黃島主 | 2nd Oct 2014, 2:53 PM | 島主生活日記 | (2215 Reads)

轉眼間,又來到這次阿德萊德之旅的最後一日。

老實說,這次,實在有點對不起主子。山長水遠,飛了半個地球來到南澳,一落機的第一個晚上,香港就發生重大事件。就是由第一晚起,晚晚都開著網絡收音機來收聽,不斷跟生香港的情況,也忍不住手,寫了一點文章。為此,在這幾天白天的時候,我的口就不停放蚊,坐在車的時候就不停睡覺。手機,總是每一鐘就會響一次,這包括面書訊息和我秘書傳來工作需要批示的跟新。變相,陪她的時間,也稱不上是集中。

沒法罷?近來的事件,的確是多年一遇的世紀大事。

若說不關心,也是不可能的。 

 (閱讀全文)

黃島主 | 1st Oct 2014, 10:43 PM | 島主生活日記 | (2040 Reads)

近日在網上,看到,和感受到另一個現象。

就是不少人,純粹因為「政治立場」的不同,與身邊的人關係撕裂。政見不同的,固然互相開火。多數,都是頭兩句禮貌,或在扮有禮貌,之後開始不客氣,然後永遠說對方是先不客氣,跟著就是橫蠻,亦即是發爛渣。最後,就是「unfriend」。這個詞,不一定侷限在面書上,也可以用作當代人際關係即食麵,快來快去的態度。

最慘,是有些人,不願去多談,也要被扯去談。事實上,當一個人有一定的人生閱歷,就會明白,政治和宗教,是兩項不宜和新朋友,甚至是老朋友傾談的話題。政見不同,其實根本就沒有什麼好談。其中一方要談,我經驗是多數是對方要您聽他的那套。大家默認選擇不談,其實是避開一些風波。但不談不談,亦不代表各自對社會事件的不關心。只不過,是大家為著大家的情誼,選擇不在某些不適合的場合去談。

若純粹話為了政治立場,而損了情誼,這是最遺憾的。我自己,當然有經歷過,心底裏還是為了損了情誼,而感到刺痛。 

Picture 

在此,有一件歷史事件,很想和大家分享。 

 (閱讀全文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