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
黃島主 | 30th Jul 2011, 11:35 PM | 島主生活日記 | (2386 Reads)

近日,看新聞,聽到大陸一個三品官,評論公務員不適合做香港特首。

聽罷,一邊笑,一邊感到無奈。會心微笑的是評論也不是不無道理,而無奈的,是暫時現局亦未有到更好的選擇。

回歸十多年,作為戰後第三代出世的香港人,我感到很無奈,而且沮喪。

 (閱讀全文)

黃島主 | 28th Jul 2011, 9:57 PM | 島主生活日記 | (2561 Reads)

昨天談宿營,今天再談。

中學時每當暑假,隨了荔枝莊宿營外,神父還會每年帶我們到九龍一間女校宿營。

對,您沒有看錯聽錯。我們去「宿營」的地方,是一間女校,在油塘,名叫聖安當女校。 

 (閱讀全文)

黃島主 | 28th Jul 2011, 1:05 AM | 島主生活日記 | (2166 Reads)

這個七月,忙得很。原來,不知不覺間,七月已經到了尾聲。

又原來,回憶起昔日中學時,現在已經是暑假。原來暑假二字,已經離我很遠。記得當年中學每年的七月下旬左右,神父都會帶我們一班衰仔去宿營。

地點,是西貢荔枝莊

 (閱讀全文)

黃島主 | 26th Jul 2011, 9:21 PM | 島主生活日記 | (3726 Reads)

過去了的星期天,是搬屋的日子。

用開的一間搬運公司,是又朋友介紹。這一次,是我第三次僱用這間搬運公司。第一次幫襯這公司時,印象和感覺是良好的。但是,由於這間公司屬下的團隊,很多是分判的工人,所以每一次的水準未必一樣。當我第二次幫襯這公司時,那一團隊完全不滯。傢俬在搬運前被包裝得很差,搬運過程時甚至弄損我的傢俬,再加上臨時的濫收費,令我那次頗為氣結。

本來這次我應該選擇另一家公司,但仔細查探後,亦未找到令我有信心的。於是,我再次徵用原來的搬運公司,並反映我以往的憂慮。他們承諾派出新的團隊。

Picture

 (閱讀全文)

黃島主 | 25th Jul 2011, 10:37 PM | 島主生活日記 | (2495 Reads)

搬到新居,還有一些手尾,包括搬遷Now電視和有線電視。

NowTV一早就預約和搬遷了。今天打去有線電視,準備預約搬遷時間。照例,打了上台,聽了一堆電話錄音,按了一堆按鈕後,然後又是「電話線路繁忙,請等一等 」。等了又等,線路轉了接線生收聽。但接線生只是告訴您留下電話,再通知您。

早上致電,等了大半日都無回音。

 (閱讀全文)

黃島主 | 21st Jul 2011, 11:46 PM | 島主生活日記 | (2978 Reads)

準備要遷入新居,要買三樣新的電器。

雪櫃、洗衣機,和微波爐。為免浪費時間,我在個多星期前已經不斷去電器店,查查資料,選購合心水的。早前去某大連鎖電器店,當中一位女售貨員,很落力的香港介紹不同款式的電器。您要知道,我這個人頗麻煩,問長問短,又拿尺來度來度去。這位售貨員亦很有耐性,一一解答我的問題。

我不只去了一次,而是前後兩次,但那兩次我都沒有下單。其實我知道那些售貨員每做成一單生意時,是有佣金收取的。所以,我記下這名女售貨員的名,準備再去下單時,落她的名字。

當我第三次去扑錘時,她卻不在。

 (閱讀全文)

黃島主 | 20th Jul 2011, 11:33 PM | 島主生活日記 | (2579 Reads)

書展正式開始,最開心的莫過是我。

開心的並不是我會去書展,而是在這段期間,一般的書局裏都會少了很多人。這讓我逛書局打書釘時,更自在。

事實上每天在中環下班後,我有幾個地點是會常去的。其一是關閉了中環HMV,其二就是中環三聯書店

 (閱讀全文)

黃島主 | 19th Jul 2011, 9:36 PM | 島主生活日記 | (2528 Reads)

這個星期天,要搬屋了。

總覺得今時今日活在香港,搬屋是一件很平常的事。現在香港的搬運公司越來越專業,競爭大自然水準高。上門報價,然後給您箱子和其他一切的避震包裝袋。還給您詳細包裝指示,和搬運守則,真是貼心的服務。

還記得小時候,看人家搬家是件大事。細過時家裏的信箱,塞滿的並不是今天的地產廣告傳單,而是那些搬運公司的硬卡紙。當中,當然有「人人」。

 (閱讀全文)

黃島主 | 18th Jul 2011, 9:51 PM | 島主生活日記 | (2791 Reads)

可能近來您發覺我少了出文。

不用擔心,不是我放棄。原因,其一是近來工作繁忙晚有憂慮;其二最大的原因,是我近來起勢地在家煲電視連續劇。

實不相瞞,我煲的不是香港電視台的劇,而是街邊買的國內電視劇。

 (閱讀全文)

黃島主 | 17th Jul 2011, 11:43 PM | 島主生活日記 | (2066 Reads)

Facebook都未玩得切,又來一個Google+。

這是Google加入社交網絡戰的正式序幕罷?不少朋友已經邀請我加入Google+。不過一開一用,感覺總是怪怪。雖然,身邊有不少人讚好,但我暫時未有心機去鑽研。當我在Google+篤多數個鍵後,就不斷地叫您加勿加物,又要您同意上載您的資料和連結您的相簿。我覺得,很煩。

我沒有興趣再玩下去,或是去探求下去。我在意的,是自己的私隱問題。

 (閱讀全文)

黃島主 | 17th Jul 2011, 12:42 AM | 島主生活日記 | (2681 Reads)

最近,舊同事約吃晚飯。

這是一班多年前共事的舊同事,其實也分開了一段時間。發起人為了「齊人」,於一個多月前就發電郵,相約友好出席。然後,又是一個電郵寄給所有人,希望在電郵中取得各人的共識,相約大家都會有空的晚上。於是麻,就是回覆又回覆的電郵。

事實上,當我接到那個電郵時,根本沒有興趣去提議自己將會有空的時間。這是因為,我明知那班友會放飛機。

 (閱讀全文)

黃島主 | 13th Jul 2011, 10:09 PM | 島主生活日記 | (2783 Reads)

自從家中的白事辦得七七八八後,本想在六月尾時去去日本,散一散心。

誰不知公事上的急事,又把我的計劃告吹了。近年我的年中大假,都被安排到每年十二月最尾的日子。為的,只是被逼報銷這些假期。縱使放了假,又不是回到公司去?

 (閱讀全文)

黃島主 | 11th Jul 2011, 9:43 PM | 島主生活日記 | (2888 Reads)

我有一個小學同學,我和他相識於微時。

當時大家也是小三。中學時他負笈英倫,一別就是十年。再相認時大家已差不多大學畢業。之後他又回英倫工作,一別又是再十年。近年,我們才從Facebook再相認。這次相認後,應該很難再別。別的,不是指地區性。現在,世界太小了,要聯繫,也不再像過去那般難。

多年沒見,不減雙方友誼。縱使雙方在過去有各自的發展,我和他的感情,就像停留在小學那時一樣。大家說的,都是實話,沒有虛言。

不過,我這位朋友有點怪。

 (閱讀全文)

黃島主 | 10th Jul 2011, 12:23 PM | 島主生活日記 | (2761 Reads)

寫網誌六年來,眼看不少有實力的網誌,霎時終結或停筆。

當中其中一個原因,是該網誌可能因一兩篇文章,在其網誌上或其他網上媒體引起激烈討論,繼而引起罵戰。往往,最後的那些「討論」每每變成人身攻擊。不少網誌主人因而感到不快或沮喪,從而停筆。

我認為,這是一件非常可惜的事。

 (閱讀全文)

黃島主 | 9th Jul 2011, 10:00 PM | 島主生活日記 | (2357 Reads)

在地鐵車廂裏,不少人的行經也很怪。

與其說是怪,倒不如說是不夠細心,不夠關心,不體卹身邊的人。由於我個子高,很多時都看到,或感到一些別人未必會看到的事情。

身高,就代表我經常在眾人的頭頂上。每當我的手高高的握著扶手時,其他人的頭髮,經常弄得我癢癢的。

他們沒有感覺的嗎?

 (閱讀全文)

黃島主 | 7th Jul 2011, 10:36 PM | 島主野蠻食評 | (2534 Reads)

日本料理中,我還好的,有串燒。

香港有不少串燒店,實在令人失望。有一些,串起來不似日本串燒,四不像。又有一些打正旗號做日本串燒的,為了符合香港人口味,刻意把味道調淡。我這個人,最喜歡重口味的。凡是喊的味重的,就是我要的。

Picture

又是在那間舊名為恆和鑽石大廈,它的新名字我實在不想去記,我亦不明新大廈名字為何有「澳門」二字。無論如何,昨天友人補請生日飯,就算位於這間大廈的一所串燒店《一杯屋》試菜。

一試:得。

 (閱讀全文)

黃島主 | 7th Jul 2011, 1:04 AM | 島主生活日記 | (2702 Reads)

這天放工後,等朋友吃飯。時間未到,去了中環Starbucks坐一坐。

那裏,有一張高腳二對二的座位的檯。我二話不說,坐下去。因為,那裏有兩個索女。可惜的是,那兩位靚女正要離去。剩下,三個空位。

不一會,有個男性過來,坐在我的正對面。

 (閱讀全文)

黃島主 | 4th Jul 2011, 10:46 PM | 島主生活日記 | (3397 Reads)

上周日乘坐港鐵東涌線,遇上一件事。

話說東涌線,途中站有迪士尼而尾站是東涌站,是旅遊線,車廂裏,有不少外國遊客。當時坐我對面的,是一對男女。男的是西方人,女的是亞裔,但長相極次西化了的中國人,即我們俗稱的「ABC」。

這對男女,女的三十多,男的四十左右。他們是一對的,因為他們手牽手。從他們的眼神,看出他們是非常相愛。而且,這對不同種族的情侶,面相非常仁慈好人。

他們亦有一個共通點:肥。

 (閱讀全文)

黃島主 | 3rd Jul 2011, 1:02 AM | 島主生活日記 | (2951 Reads)

自母親離去之後,我不時留意老父。

父親是個頗怪的人。青年時是駐港英兵,然後做懲教署,惡人一個,脾氣暴躁。但老年後,火氣盡收。他亦是個飲食非常健康的人,不煙少酒,只愛吃魚和菜,不沾多油的、紅肉的、鹹味的。

他的清淡口味,我實在受不了。但他七十多歲,仍精神爽利,無病無痛。他比我母親差不多大十年,我們一家一向以為他會先走,現在卻反過來,送別母親。

 (閱讀全文)

黃島主 | 1st Jul 2011, 4:37 PM | 島主生活日記 | (3088 Reads)

續回上篇。

日本人發惡,我沒有理會他們。稍等片刻,兩位朋友到來了。坐下,Omakase開始。把酒談歡,不亦樂乎。

正如我之前所說,女侍應有點蠻地在左五邊「攝」多一張椅子來,讓我們三人可以坐一起。之後,我們有我們,日本人有日本人,自己顧自己。

直至那三日本人結數時,其中一個,破口大罵那香港女侍應。

 (閱讀全文)

Next