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
黃島主 | 30th Nov 2010, 9:10 PM | 島主生活日記 | (2182 Reads)

近來我要在律師樓裏簽的文件,越來越多。

這可以算是公司對我的信任罷。事實上,我現在每天要簽名的文件,有信件、法庭文件、客戶帳單、支票。近來麻,就連樓宇買賣部門的文件,都要我幫手過目簽名。

事實上,在律師樓簽名簽得多,其實是一見危險的事。

 (閱讀全文)

黃島主 | 29th Nov 2010, 9:53 PM | 島主生活日記 | (2613 Reads)

今朝一早九時半,要到灣仔區域法院,上一庭離婚的案件。

我沒有刻意接離婚的官司,手頭上的案件,全都是法律援助處委派的。做這些離婚案件很爽,一般牽涉不複雜的,很快就會完成檔案,而且處理的工作不多,話咁快一個案件就可以收一萬幾千。

今早要申請的命令,法官都批了。我的客戶,即要申請離婚的女人,在步出法庭後,激動得哭了出來,不斷「道謝」我和我的助手。看到她淚水不斷湧出,並告訴我們她終於「了其心結」。

原來離婚,也可以是那麼激盪人心。

 (閱讀全文)

黃島主 | 28th Nov 2010, 10:30 PM | 島主生活日記 | (2025 Reads)

廣州亞運很成功罷?可喜可賀。

香港的健兒取多了很多獎牌,然後馬上又被人韜光,宣傳來為香港申辦亞運。不過,今次不想談香港申辦的事,因為談過了,也談得多了,結論來來去去也是幾個。簡單一句,就是一個上了年紀的公子哥兒,和一個一望就知道他碇過土炮炸彈的局長,兩個要全港人出錢出力,來幫他們取威。

我今次想講的,是在廣州遇見的。

 (閱讀全文)

黃島主 | 27th Nov 2010, 5:52 PM | 島主生活日記 | (2220 Reads)

香港人喜歡拍照,特別是近年Blog和Facebook的興起。

不難發覺人們現在特別喜歡拍照,在生活上,在食事上。在街上有特別的店舖裝飾,您會攝下;吃飯時,對著美麗的菜,您也會拍下。不論,相片裏有無人物也好。

不過,這種我們以為是平常的對自我生活的拍攝行為,並不一定是天賜可以的。

在國內,您舉機拍攝,隨時被人阻止。

 (閱讀全文)

黃島主 | 26th Nov 2010, 10:43 PM | 島主生活日記 | (2064 Reads)

這個星期,出文很少。

本來,上週剛從廣州觀看亞運回來,理應有很多事情和島民們分享。但這一星期,三晚去了公司應酬,兩晚朋友突擊飯局,令我,非常疲累。

中國人做生意很有趣,主要是要先成朋友,才有得傾下去。生意飯局,一兩次生第三次點都會少少熟。吃飯劈酒,在所難免。

 (閱讀全文)

黃島主 | 23rd Nov 2010, 10:17 PM | 島主生活日記 | (2414 Reads)

過去的週末,上了廣州觀看亞運。

上星期離開香港後,收到一個電話,說是獵頭公司打來,有好路數介紹給我。本來在外地,看見不知名的來電,我一向沒有興趣接聽。但對方長嚮,不願掛線;再者,明知聽到我的電話是「roaming」聲音,還不收線,那一刻,我覺得對方很不懂趣。

接過電話,知道是那些公司後,我說沒空,叫對方下星期再打來。

 (閱讀全文)

黃島主 | 18th Nov 2010, 11:00 PM | 島主生活日記 | (2084 Reads)

今天與同系陣營的同事,談公事。

同事談到,同公司另一陣營的律師,約了我們陣營的客戶吃公事飯局。其明顯地,側側膊著手侵佔我們的客戶版圖。同事認為此舉很挑釁,有點不服氣。

我勸同事,要冷靜。不要作出相應的回應行動。

 (閱讀全文)

黃島主 | 17th Nov 2010, 10:58 PM | 島主生活日記 | (1948 Reads)

《活在桃花島》有五年歷史,我寫了五年,也有很多島民看了多年。

每段日子,總有不少朋友來到桃花島。而每段日子,我總會收到一些重複意見。當我每次回覆後,再隔一段時間,意見又回來了。當中問得最多的,是《活在桃花島》可否不再黑底白字。因為有部分朋友訴說看得眼也抽筋了。

我回答您們:「不可以。」

 (閱讀全文)

黃島主 | 16th Nov 2010, 9:39 PM | 島主生活日記 | (1569 Reads)

近日拿起心肝,把一部壞了微型hifi,拿起其香港維修部修理。

我的那部hifi,牌子是Onkyu,年資超過十年。而且,還是有MD的那般舊日子的hifi。hifi的雷射讀碟機壞了很久,我遲遲沒拿去修理。原因,是Onkyu的維修部在葵涌的工業區內,位處偏僻。雖然這部hifi的唱機壞了,多年來我還是用了它接駁電視作播放。事實上,這部Onkyu的hifi音質實在很美。

最近,雖然買了一部最新的Onkyu hifi和DVD播放組合,但舊的那部,思前想後還是不捨得棄掉。

 (閱讀全文)

黃島主 | 15th Nov 2010, 9:02 PM | 島主生活日記 | (1826 Reads)

廣州為了辦亞運,其地鐵擴充之快,令人吃驚。

只是短短數年,廣州的地鐵覆蓋範圍,追得過香港地鐵幾十年的工程。事實上,廣州地鐵的舒適程度不遜於香港的。朋友T長住在廣州,本身亦因工作飛畢整個亞太大中華,乘過不少各國各地的地鐵,見識甚廣。

朋友T叫我留意廣州地鐵車廂上的一個告示牌,亦即是下圖。他告訴我,要了解一個地區的人民質素,其中一個方法,就是留意該地區的公共車廂內,有哪些禁止的行為。當您看到那些被列為「禁止」的行為,您就會明白當地人慣常的社會意識。

Picture

 (閱讀全文)

黃島主 | 14th Nov 2010, 8:30 PM | 島主生活日記 | (1772 Reads)

每次在婚宴,我都總會聽到一些對白。

基本上,對方未說完,我已經九成估到對方下一句如何駁上去。。昨晚的婚宴中,聽著同檯不相識的賓客們,有以下的對話。

「您近排有無做運動呀?」女問。
「有呀。」男答。
「做咩運動呀?」女問。
「打波。」男答。
「打咩波呀?」女問。
「打Golf。」

 (閱讀全文)

黃島主 | 14th Nov 2010, 11:06 AM | 島主生活日記 | (2429 Reads)

昨天出席了朋友I的婚禮和婚宴。

朋友I,是我好友,我們相識於港大時,他在醫學院,我在法學院。現在,朋友I是駐政府的家庭科醫生。

事實上,朋友I亦是我的最後防線。連他也結婚後,我成了最後的一個王老五。這一刻,我成為了最孤獨的王老五。

Picture

 (閱讀全文)

黃島主 | 11th Nov 2010, 10:23 PM | 島主世界感想 | (2199 Reads)

昨晚放工後,一身中環恤衫西褲,去了時代廣場逛逛,看一看去街時裝。

其實,我想看看牛仔褲,和一些去街用的皮袋。不過,這一晚,我沒有真的意圖去買物。我的目的只是「看」。通常我買衫的程序,是第一次看,然後來個冷靜期,隔數天若還覺得適合,再去買。

那晚入了一間時裝舖,鬼影都不見一隻。一入內,門口那個女sales已經緊「mark」著我。

 (閱讀全文)

黃島主 | 9th Nov 2010, 8:05 PM | 島主世界感想 | (2348 Reads)

世博的動態科技版《清明上河圖》,正式移到香港,並展出。十多萬張的門票,一派而空。

所謂「動態科技版」,只是把張幅巨制當中的圖案,變成立體並移動的畫面。簡單來說,只是卡通化。現在人人都追看這《清明上河圖》,我其實覺得沒有什麼有趣。最有趣的,不過是親自找找文獻,仔細閱讀並欣賞這幅國寶。也從而,了解一下當世的歷史。

Picture

 (閱讀全文)

黃島主 | 8th Nov 2010, 11:17 PM | 島主生活日記 | (1561 Reads)

我就快給近日的天氣,弄瘋了。

感冒,老是清不掉。事實上,不是我不聽話不穿足夠的衣服,或是天冷起上來,還扮強壯。每年一到這個奇特的季節,天氣時冷時熱,真的把我弄壞了。

 (閱讀全文)

黃島主 | 6th Nov 2010, 11:31 PM | 島主生活日記 | (1768 Reads)

今天中午去了灣仔,然後再去銅鑼灣

就是這樣路途近,本來行兩步也可以,但這天下雨,又冷又濕。遂,上了一輛電車。事實上,近年,甚至是近十多年,我已經很少乘搭電車。這是因為長途的,電車慢兼熱;短途的,索性步行算了。

這天一上電車,童年的回憶和感覺,又馬上呈現出來了。

 (閱讀全文)

黃島主 | 5th Nov 2010, 9:01 PM | 島主生活日記 | (4813 Reads)

最近有一位朋友,轉新工後不如意,常常找我哭訴。

我沒有直接理對方,因為對方也是一個踏足社會有一定經驗的成年人。我不想向對方說太多安慰的說話。我覺得這些都是沒有意思的。雖然我已經不是第一次在桃花島談轉工的風險,但我也希望再談一下。

很多朋友常常覺得轉工後不如意,很不快樂,總之,整個世界都要塌下來似的。

但我坦白說句:誰說過轉工後的環境,一定是好的?

 (閱讀全文)

黃島主 | 4th Nov 2010, 5:50 PM | 島主世界感想 | (2336 Reads)

美國第二輪量化寬鬆政策,正式出台。6000億美元準備推出,比市場預期高。

昨天恒指升了400多點,今天繼續再升390點。火車頭是我都有貨的豐,單一也進貢了恒指122點。我的組合已經收復了大部份的失地。

這一刻,我真正感到這場貨幣戰爭的來臨。

Picture

 (閱讀全文)

黃島主 | 2nd Nov 2010, 10:05 PM | 島主生活日記 | (2262 Reads)

這幾天頭暈腦脹,病得累累,本來就想告假,不上班。

但就是今早有兩個早庭要上,不得不回公司。做訴訟的事務律師,其工作一大特色是要經常到法庭,出值大大少少的聆訊。聆訊的時間有長有短,短則可以數分鐘,長則可以數小時、數天、數月,甚至是數年。

很多資歷深的訴訟事務律師,一般都不會親自上庭,而交由其屬下,資歷較淺的律師去上。我一般不會這樣做。亦因此,病都會硬著上庭。

 (閱讀全文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