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
黃島主 | 29th Aug 2010, 8:33 PM | 島主生活日記 | (2780 Reads)

這一星期的新聞,很藍。

悲劇,的確發生了。這件可悲的事件,也的確讓我們港人傷透了。連日來,無論是電視、電台、報紙、網絡,都不斷報導事件,或把事件各個方面,各個方向,都呈現我們眼前。

事實上,在感受悲劇之痛心之餘,也有點,透不過氣來。

 (閱讀全文)

黃島主 | 28th Aug 2010, 6:53 PM | 島主生活日記 | (2023 Reads)

我記得家居的噪音,還會從樓下傳來。記得大概在十年前左右,還在舊居的時候。

舊居是舊樓,舊樓中,有所謂的天井。以前的樓宇,很多也是「目」字型平民建築。樓宇中間的天井,封閉而直達天台口,是家家戶戶窗口的排氣位。換句話說,若有一層樓的某戶在天井的窗口大叫一聲,整座天井近窗口的人,都會聽到。以前香港制水時代所時常叫的:「樓下刪水喉!」就是這類。

當年,在我家樓下三層樓,有一單位,來了一批租客。這班人,喜歡在晚上打麻雀。

 (閱讀全文)

黃島主 | 25th Aug 2010, 2:58 PM | 島主生活日記 | (4195 Reads)

我家樓上,近來多了一股噪音。那是,「拉凳仔」的聲音。

所謂「拉凳仔」的噪音,是同一單位樓上的住客,常常把木椅子或木檯的腳,在磚製的地板上拉動,發出刺耳的聲音。相信,很住在香港的人,會身同感受。

樓上的那位傢伙,已經拉凳拉了一段日子。令我不勝其煩。

 (閱讀全文)

黃島主 | 24th Aug 2010, 10:26 PM | 島主世界感想 | (1704 Reads)

近日,不斷追看今年在日本大熱的大河日劇《龍馬傳》。

坂本龍馬,是一個我很熱愛研究的一個歷史人物。他是一個武士、思想家、劍道家,和革命家。他是日本近代史的一個重要人物。他組織、參與、策劃了推翻日本幕末時代的運動,推動了明治新政府的誕生。

要解釋坂本龍馬,是要很長的篇幅,而我不打算在此詳細引述。他的資料,可以在維基百科中找到。而我要談的,是坂本龍馬那種驚人的自我覺醒,不拘泥於傳統枷鎖,切實地明白當下時代的需要,作出了思想上的改變,並堅持信念,繼而帶領其他志同道合的人,一起走上革新的路途。

Picture

 (閱讀全文)

黃島主 | 23rd Aug 2010, 9:39 PM | 島主生活日記 | (3939 Reads)

很悲痛!

看著港人旅遊巴在菲律賓被槍手挾持事件直播。開電視,只看到警察圍著巴士,接著又在後門爬下爬下,完全沒有周全的救人計劃。

看回片段,為何先前槍手整個人站在車門的時候,沒有sniper準備?又為何槍手在車內開槍時,為何沒有突警衝入?一般在挾持人質事件時,當槍手一開槍後,突警就一定衝入。

我為在這次事件中傷亡的香港人,深表傷痛!

 (閱讀全文)

黃島主 | 21st Aug 2010, 5:32 PM | 島主生活日記 | (2061 Reads)

昨晚在無線音樂台,重看當年《勁歌金曲1985年總選》。

眨眼間,一去廿五年。廿五年前我只是一個小學生,在電視機前看著那班歌星唱得很精采,但其實自己不懂什麼。廿五年後的今天再重看一次,才發覺,當年的粒粒巨星,其演出根本是光芒四射,甚至可以說是前無古人,後未必有來者。當年最紅的譚詠倫張國榮梅艷芳,到受歡迎次一級的陳百強張學友呂方等,全是造詣極高的藝人。當年所謂「唱live」,是必然的事,而且每每唱live更可以比唱片錄音更好。再加上歌手在舞台上的表演,完全是極具魅力。

下面可以留意張國榮的魅力,今天回味時,亦確是非同凡響。

 (閱讀全文)

黃島主 | 20th Aug 2010, 2:54 PM | 島主世界感想 | (2001 Reads)

這個音樂錄影,看罷後我也得要眼濕。

一個動人的MV,播出了動人的畫面,帶出一個動人的故事。

這個MV,描述了一個老人對離世妻子的追憶。

 (閱讀全文)

黃島主 | 19th Aug 2010, 5:37 PM | 島主世界感想 | (2285 Reads)

前晚凌晨尖沙咀諾士佛台發生嚴重打鬥事件,一死一重傷。

據報,涉及某女子被調戲和襲擊,導致兩幫廿多歲的男子打起來。從報章上看,知道有人亮出一把小刀來傷人。那把刀,一看就是在West Side Story裏鯊魚幫小子所用的小彈弓刀。

據聞,當中一幫是外國回來渡暑假的年青人。 讀這篇新聞時,第一時間令我想起的是West Side Story。

本來一場爭執,是平常事。但導致人命傷亡,實在可惜。

 (閱讀全文)

黃島主 | 19th Aug 2010, 12:00 AM | 島主生活日記 | (1607 Reads)

桃花島,五周年了!

2005年8月19日,《活在桃花島》成立了。那時,我記得寫Blog開網誌是一個熱潮,但在我眼裏,這是一個契機。這是一個,我等待了多年的寫作契機。這是一個新的媒體,可以讓作者隨意的寫,而又可以讓讀者隨意的讀。不用透過把文字印在書本,亦可以令自己的寫作,刊登出來。這種快意,只有喜歡寫作的人,用心寫作的人,才會明白的。

 (閱讀全文)

黃島主 | 17th Aug 2010, 9:03 PM | 島主詩情畫意 | (11515 Reads)

今早在回公司的路途中,看到一對老夫婦,在我的前面。

他倆,頭也白透了。看上去,都應該有花甲六十之年。兩位老人家,緩緩地向前步著。吸引我注意的,是他們的雙手。婆婆的手,被公公的手,牽著。

再仔細看一下,是婆婆的一根食指,與公公的食指,緊扣著。

 (閱讀全文)

黃島主 | 13th Aug 2010, 6:09 PM | 島主生活日記 | (1903 Reads)

上星期六晚,去了觀看日本動漫天王佐佐木功先生的演唱會。

這類的演唱會,雖然設有坐位,但一般觀眾在熱情高漲時,都會站立起來,邊揮手,邊跳動。然而,在前面的觀眾站起來時,我看到當中有一名男觀眾,不憤前面的人全站起來。為更要看到前台的表演,這位男觀眾站在自己的座位上。實行,再高人一等。

不過,在這個演唱會裏,站立是容許的,但站立在椅子上,卻是禁止的。

很快,就有保安上前勸喻。

 (閱讀全文)

黃島主 | 11th Aug 2010, 4:00 PM | 島主自說自傳 | (2968 Reads)

相比之下,我在2009至2010裏在桃花島上出文的數量,是少了。

這是工作繁忙了罷。又或是,心態上的某程度上改變。做這個文選時,以為文章笑了,會揀不下。原來,還有一大堆。

希望您不厭,回味一下又如何?

 (閱讀全文)

黃島主 | 9th Aug 2010, 4:09 PM | 島主自說自傳 | (3433 Reads)

適逢今年是《活在桃花島》五周年紀念,就來一個文章精選罷。

文選在四周年時沒有出,就讓今年這次,一起回顧2008至2010兩年來的文選。讓我和親愛的島民們,一起重溫過去兩年在桃花島上的人和事。

這次我先擇下2008至2009的文選。

 (閱讀全文)

黃島主 | 8th Aug 2010, 10:32 AM | 島主生活日記 | (3072 Reads)

寫了五年網誌,想談談寫網誌的一些感受。

這次想談的,是一般的人對中文閱讀的理解。坦白說,我最不願意,和最不喜歡的,是讀者對文章有理解錯誤。說得白一點,是解錯題。

當一位讀者對一篇文章有理解錯或有偏差時,這只會是兩個問題。其一,是行文的人有問題,詞不達意,文不傳情;其二,是讀者自己本身對文字理解有問題。

 (閱讀全文)

黃島主 | 7th Aug 2010, 3:18 PM | 島主生活日記 | (1933 Reads)

《活在桃花島》快要五周年誌慶了。

下面的一個清談節目中,談及了桃花島。

去片。

 (閱讀全文)

黃島主 | 6th Aug 2010, 10:06 PM | 島主生活日記 | (3073 Reads)

剛看過了無線《星期二檔案》之《人工型男》。

節目介紹了數位男仕裝身打扮之道。當中訪問了數個熱愛打扮的男仕,其訪問之先後次序,由打扮程度最簡單的化妝開始,到打針,再到整容。男人化妝,接受與否,見仁見智。

現在經常聽到很多男仕希望,或要「落車」。我不想用「電車男」這個詞,似有點色彩。但所謂「落車」的大概意思,是要改變形像,從而令自己擺脫以往不主重儀表,不注重衣著罷。

我承認,外表,是重要一環。但我亦認為,外表,只是當中一環。

 (閱讀全文)

黃島主 | 4th Aug 2010, 9:28 PM | 島主生活日記 | (3035 Reads)

今天中午時間,去理髮。

我喜歡在食飯時間,即下午一點鐘,去剪髮。店舖在中環,而我的理髮師小姐,又肯食飯時間接生意。這間髮型店高級與否,我不考究,但聽聞有接電視台生意。我選擇的髮型屋,一般都是跟人的。小時候,阿媽去那間找那個,我就去那間找那個。大個了,女朋友去那間找那個,我就去那間找那個。

這一天,我被這間髮型店的一名洗頭學徒,弄得一臉水。 

 (閱讀全文)

黃島主 | 3rd Aug 2010, 2:08 PM | 島主世界感想 | (4539 Reads)

大法官姪女早前襲警,被輕判接受感化一年,毋須坐監。

新聞頭條,網絡群眾,馬上群起攻之。一般反應是不憤之前有示威者同樣被判襲警,卻要收監數月。而作為看似有權貴作背景的那位姪女,卻被裁判官輕判。輿論均認為這次是不公的判決。

本來,對裁決有所評論,是可以接受的。但我留意到,有部份網民及輿論,開始涉及到攻擊和那姪女有關的大法官,或攻擊審判的裁判官,甚至沖擊法庭的能力。我覺得,這不是恰當的。

 (閱讀全文)

黃島主 | 1st Aug 2010, 9:14 PM | 島主生活日記 | (2680 Reads)

記得以前在中學小學上課時,課堂是不准飲食的。

不知道,今時今天這「禁食」規條,是否還是班房裏實行呢?不過,縱使以前在課堂時不准飲食,我還是喜歡在上課時,偷偷地吃零食。我不知道現時的老師,在發現學生在上課時吃東西是,會有什麼懲罰。但在我的年代,若被老師發現在堂上偷吃,會遭到嚴重責罵。

就是這樣,上堂偷吃東西,就成為極冒險的行為,非要有高度技巧不可。

 (閱讀全文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