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
黃島主 | 30th Mar 2010, 10:04 PM | 島主生活日記 | (2193 Reads)

下班,乘車回家途中,一直沉思。

「夠了。」我心裡怒哮著。這數天,因公事所產生的負面情緒,我已經受夠了。事到如今,多想亦無謂。我的內心,開始由憂鬱,轉至生氣。每當我開始發脾氣的時候,所有負能量都會變成正能量。

這一晚,要好好對待自己。遂回家,弄廚一番。

Picture

 (閱讀全文)

黃島主 | 30th Mar 2010, 5:58 PM | 島主生活日記 | (1773 Reads)

這一刻,傍晚六時。

坐在辦公室房裏的我,有點氣絕,和虛脫了。這一期公事上的人事問題非常複雜,簡直令我透不過氣來。中國人做生意,很講人脈,和派系。正所謂,牽一髮動全身,有喜事時,當紅的一系會如日中天;相反落難的一派,會被誅九族,牽連甚廣。

不得不承認,公司管理層之前在處理客戶的關係上,犯了一些戰略上的錯誤。火燒後營,連隨在前線為作戰指揮官的我,也被無辜牽連在事情中。

 (閱讀全文)

黃島主 | 28th Mar 2010, 8:39 PM | 島主生活日記 | (2366 Reads)

星期天,我整天在家。

雖然在家,但卻仍然整天忙著。忙著,處理家務。您們可能不會明白,為何做家務,也可以做上一天。

如果您是一個人住,沒有靠父母或聘請工人來做家務,又或者您是一個厭惡亂糟糟,而會親自落手做家務的人,您會知道,做家務,的確會做上一整天。

 (閱讀全文)

黃島主 | 26th Mar 2010, 10:35 PM | 島主生活日記 | (2576 Reads)

近日公事上的阻滯,實在讓我苦惱。

不想,亦不敢在這裏透露太多。隨著島民越來越多,我就越來越避忌多談我的公事。我不時,要計算潛在的讀者,有機會是與我相識,但同時不是我願意透露身份的人。

想到這裏,實在令我有點傷感。本來,《活在桃花島》在五年前,是我唯一透露心聲和秘密的地方。想不到,讀者越眾,反而令我越不敢坦言。

 (閱讀全文)

黃島主 | 25th Mar 2010, 9:39 PM | 島主生活日記 | (2528 Reads)

昨天與朋友B,相約一起看一套電影。

電影名稱是《Up in the Air》,中文譯為《寡佬飛行日記》。電影主要是講述一個中年有成就的男人,工作經常要乘飛機。但這個男人不信婚姻,認為婚姻和感情關係只會是人生的一種負擔。這套戲快落畫了,未來應很快有DVD。

朋友B已婚,是我的中學同學。我去看這套電影,是要感受一下寡佬的遺憾。朋友B,則希望「重拾」寡佬的感覺。於是,兩條不同「類型」的寡佬,一起去看這套「寡佬日記」。

 (閱讀全文)

黃島主 | 24th Mar 2010, 9:53 PM | 島主生活日記 | (3232 Reads)

今早上完庭後,如常回公司。

回到公司大廈大堂,入了升降機。尾隨一女人,一男人。我如常,站在升降機的最後位置。那個女人,站在我左前方,面向前方。男的,站在我的右前方。但他,背靠著升降機的右邊,面向著我。我覺得,有人望著我。

升降機停了,女人出去了。男的,還在。

我發覺,有人繼續望著我。那個,男的。什,什麼?

 (閱讀全文)

黃島主 | 23rd Mar 2010, 10:02 PM | 島主生活日記 | (2188 Reads)

近日,被一個保險經紀,煩透了。

這位經紀,是在一些活動場合上結識的。交情根本不深。初相識時,已經知道對方未來一定會向我推銷保險。事實上,在這一個年度內,我的理財計劃中,不打算再添新的保單。這位保險經紀,尚算老路縱橫。在一起的場合時,對方不斷向我暗示,會「sell」我,而我則每次也裝著聽不到,或拉好話題。

經過多次一起遇上的場合裏,都不能成功為我帶開話題,近來,這位經紀終於「直接」向我進攻。

 (閱讀全文)

黃島主 | 23rd Mar 2010, 12:54 AM | 島主生活日記 | (2178 Reads)

陳志雲近日那場記者會,看完後,真的讓我拍案叫絕。

我真的很高興,原來在香港裏,我們還有一個有這樣風采的演說者。當然,您對他的演說看法,未必和我欣賞的角度相同。當我在Youtube上看那個記者會的同時,我亦留意在該Youtube上的網絡留言。留言中,大部份都是恥笑志雲讀稿、背書、無恥、無誠意。

我覺得,這都是bullshit。

一個真正的演說,是先要明確地告訴聽眾自己的立場。次要的,是要感染台下聽眾。是否無恥,根本不重要。

 (閱讀全文)

黃島主 | 21st Mar 2010, 10:03 PM | 島主生活日記 | (1798 Reads)

天清氣朗,去了打war game。

二十六的溫度下,不算太熱,但在郊野上奔走亦算辛苦。看來,這次會是入夏前,最後一次在郊外的氣槍野戰。 

出了一身汗,感覺一流。

Picture

 (閱讀全文)

黃島主 | 20th Mar 2010, 3:12 PM | 島主生活日記 | (1763 Reads)

當我心情不佳的時候,我就會「化悲憤為食量」。

只有美食當前,才會令我從黑暗的幽谷中,走出來。而我最喜歡的美食,當然是壽司。這是另一所我認為是具級數,但沒有架子,價錢公道的壽司料理店。這間,是寿司處今村,由籍壽司料理長今村猛之所主理。今村先生雖是日本人,但來港多年,廣東話十分了得。客人均可以以廣東話與其溝通,從而更直接地點叫想吃的壽司。

這間壽司店,其定位不是大店。但卻很有東瀛地道小店的特色。其製作壽司的醋飯,與別不同,與遊時所吃過的壽司小店,風味相近。

Picture

 (閱讀全文)

黃島主 | 20th Mar 2010, 2:25 PM | 島主生活日記 | (1713 Reads)

近日公事,心煩意亂。

與公司其中一個大客戶,在工作上有點磨合。客戶公司當中一名普通職員,在工作上出了亂子,卻把整個責任推卻在律師行身上。當然,我們一向在工作上都會很保護自己,有什麼也以白紙黑字寫明。但客戶在推卸責任的同時,完全不提自己的責任。就是這樣,我們在毫無犯錯的情況下,竟然「硬食」了所有罪名。這件事,盡速驚動了我們的大老闆。

未趕及申冤,負責那個project的我們,已被「問話」。

 (閱讀全文)

黃島主 | 18th Mar 2010, 9:44 PM | 島主生活日記 | (2487 Reads)

一聽到碧咸受傷,並將有很大機會出席不了世界盃,深表惋惜。

英格蘭就像被咀咒似的一樣,每次在世界盃前夕,總有主將受傷。2002年謝拉特缺陣,2006年奧雲受傷,到了2010年,輪到David Beckam、Ashley Cole。

無可至疑,碧咸雖年屆三十五歲,但仍為其第四次打世界盃而努力。無奈天意弄人。

這令我想起自己的一個座佑銘:「謀事在人,成事在天。」

 (閱讀全文)

黃島主 | 15th Mar 2010, 10:04 PM | 島主世界感想 | (2882 Reads)

陳志雲涉嫌貪污被調查,我有一些感觸。

我並不是落井下石,又或是一沉百踩的人。我亦不評論志雲是否真的涉及一些非法行為。我只想,談論一個長期以來的一個自己個人觀點。

人,在商業社會並在某些層次上,免得過,最好不要行得太前。

 (閱讀全文)

黃島主 | 14th Mar 2010, 3:00 AM | 島主自說自傳 | (2786 Reads)

男Hall的那名男生在無計可施後,去了打電話,班馬。

那個年代,手提電話未普及,要打電話,就一定要用學生會大樓的公用電話。當時,全大樓只有兩部免費公用電話,一部在下層Simon K.Y. Lee Hall門前。一部在正在排隊的一層。帝國白兵,為免張揚,去了下層那個電話處。

那所男宿舍,一向以團結和有組織力見稱。由那間男宿舍至大學本部的學生會大樓,步行路程需時三十分鐘。而我將只有三十分鐘部署下一步。

 (閱讀全文)

黃島主 | 12th Mar 2010, 3:41 PM | 島主自說自傳 | (2554 Reads)

當我和那男宿舍堂友對話完結後,我回到自己排隊的位置。

先前那段對話,具有一定的意義。我的那個意義,是由那一刻開始,界定那男生已經不是排在隊尾。因為就算他坐在老遠,他現在可以說自己剛才行開了,現在已經回來。我先前向他發問,是給他機會。不過對方九唔搭八,讓我增添麻煩。我的麻煩是什麼?是要繼續排,還是不排?

我選擇繼續排。但一排,就意味我將要和那舍堂爭奪第五位置。之後,我和那男生繼續坐在原來位置,相安無事。

又過了一小時左右,那隻帝國白兵,好像「開始」覺得有點不對勁。他,過來和我「理論」。

他「竟然」,現在才過來和我「理論」。

 (閱讀全文)

黃島主 | 11th Mar 2010, 10:04 PM | 島主自說自傳 | (2349 Reads)

在風大雨大下,我終於回到了HKU。

當年的學生會辦事處,是在黃克競樓平台處,那座徐朗星學生文娛中心大樓裏面。學生會辦事處門外,是一個很大的空曠室內大樓,並擺放了很多檯凳。基本上,那裏是一個港大學生平時在搞活動、悠閒、吹水的地方。

由家裏出門到乘車,再到步行至學生大樓中,我最忐忑不安的,是究竟第五個排Table Stand的位置,究竟有沒有組織已經霸佔了。

我終於到達了。

 (閱讀全文)

黃島主 | 10th Mar 2010, 4:05 PM | 島主自說自傳 | (2698 Reads)

記得在HKU讀書時,我活躍於當年的Katso。

Katso全寫,是「Catholic Society」。那裏的Catholic是否真的很Catholic我不敢評論,但至少表面上十份Catholic。Katso無論是怎樣掛羊頭賣狗肉,都是一個大學裏的學生團體,但作為一個有宗教背景的團體,都常常會被人放在道德高地上。若行差踏錯一點,就是不好。在這個枷鎖下,Katso在爭取某些權益時,常常受到某些掣肘。

所以,無論是多善良的團體,都要有一兩個惡人,來捍衛團體的某些利益。做惡人,是我的長處。當年那個惡人角色,就由我來做。舉凡任何團體不方便出面講數或談判的工作,都會有人交給我來「處理」。

 (閱讀全文)

黃島主 | 9th Mar 2010, 11:04 PM | 島主生活日記 | (2006 Reads)

我一向,非常抗拒在自己居所以外的廁所,大解。

總覺得,無論是街外的,或是辦公室的廁所,都不是「fully armed」。我是那種,無法忍受在大便後,只用紙巾清潔的人。我,一定要用水洗,或是使用日本式的自動「噴水」廁所。

除此之外,我亦非常抗拒在辦公室工作時,去廁所大解。我總覺得「突然」間消失了十數分鐘,一定會被同事「竊竊私語」。

 (閱讀全文)

黃島主 | 9th Mar 2010, 1:18 AM | 島主生活日記 | (1647 Reads)

長沙灣一宗火警,又一名消防隊目殉職。

每次當我聽到有消防員在救災時遇難,心感難過之餘,亦會向殉職者肅然起敬。事實上,以眾多紀律部隊來說,我最敬佩的,是消防部隊。

對消防隊來說,我根本找不到要批評的地方。因為他們,是有火救火,有人救人;一入職,就置生死於道外。

 (閱讀全文)

黃島主 | 7th Mar 2010, 8:14 PM | 島主世界感想 | (2098 Reads)

看電視新聞,又談到上海興建迪士尼樂園的事宜。

記者,又是問有關官員那條問題:「香港上海興建樂園後,會搶走大陸的遊客,同意嗎?」官員一聽這句,笑媚媚的道:「香港上海是兄弟,是互相幫助競爭。」一句,把問題推上天空。

每次聽香港記者發問這類問題,我覺得,很羞家。

 (閱讀全文)

Next