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
黃島主 | 31st Oct 2008, 11:10 PM | 島主生活日記 | (5151 Reads)

今晚所謂萬聖節,為我來說,一點意義也沒有。

為我來說,鬼佬的鬼節和鬼,一點也不可怕。我覺得,中國的鬼節,恐怖得多。鬼佬的鬼,不礙乎吸血殭屍、狼人,和蓋著白棉胎的鬼魂。相比中國式的鬼,種類上遜色許多。

談開鬼節,不得不談鬼故。有沒有發覺,香港的地道鬼故,都有一個共通點?

 (閱讀全文)

黃島主 | 30th Oct 2008, 6:49 PM | 島主生活日記 | (7829 Reads)

剛剛接見了一位求職者。我通常第一條問求職者的問題,永遠是:「您為何要離開您的舊公司?」

一般來說,一名求職者是否有工作能力勝任某個職位,從他的履歷上就會看到。再加上見面時旁敲側擊兩條問題,龍與鳳一問就知真偽。所以,真正想知的,是您為何要離開舊公司。而這條問題,又會再牽涉您的工作態度、人緣。要知道,一個工作經驗未夠班的人,可以教;但一個工作態度、行為態度有問題的人,一般雇主就無必要花時間來和您磨合。我就請個好態度的人好了,為何要請您?

 (閱讀全文)

黃島主 | 29th Oct 2008, 9:45 PM | 島主日本記事 | (12959 Reads)

為了快來的日本遊,近日多了上日本的《www.mapfan.com》作資料搜集。

這個網上日本地圖,實在實用到不得了。隨了有鑑賞和學術的價值外,基本上,它是一個助您在日本任何一個角落的導航系統。還未知道這個網的朋友,就讓我粗略介紹一下罷。

Picture

 (閱讀全文)

黃島主 | 28th Oct 2008, 10:18 PM | 島主生活日記 | (4468 Reads)

近日,迷上了OK便利店的小食部。

OK便利店某些分店,設有一些港式小食。縱使食物質素不是最高,但勝在衛生,店員有禮。而且,款式也不少;有魚肉燒賣、咖哩魚蛋、勁辣魚蛋、勁辣牛丸、蘿蔔糕、甜醬腸粉等等。 

中午時段,索性飯也不吃,買了數碗,回公司慢慢嘆。

Picture

 (閱讀全文)

黃島主 | 27th Oct 2008, 9:36 PM | 島主生活日記 | (2019 Reads)

股市,一天跌完又一天。

插水、恐慌、不理性;這個2008年,是經典。自一月開始,每一個月您也以為是谷底,接著一個又一個月地跌。今天又再大跌,我連感覺也沒有了。

今天,到旅行社出機票。猶記起去年十月,在旅行社辦理酒店機位時,人群逼得水洩不通。這一兩天我所看到的,卻是小貓三隻,十分慘淡。

 (閱讀全文)

黃島主 | 26th Oct 2008, 7:25 PM | 島主生活日記 | (2714 Reads)

星期天,到了Sogo一遊。

一來找找日本雜誌,二來看看Nike波鞋。到了體育用品部樓層,出而探之。一望,就是Nike攤位專賣部。

當我步入那裡之際,發生了一件事;一件,我人生之中,從未發生過的事。

 (閱讀全文)

黃島主 | 26th Oct 2008, 11:54 AM | 島主生活日記 | (1722 Reads)

這數晚,都在還債。還睡債。

這些睡債,相信已經積壓了數個星期之久。什麼是睡債?今晚夜睡了,明天透支了再下一天的精力。到了下一天,睡回了但只是補了前一天的債,結果又要透支再下一天的精神。情況,就有如信用卡透支一樣。每個月也在交還最低「還款額」。

這兩晚,要卡數一筆清了。

 (閱讀全文)

黃島主 | 23rd Oct 2008, 9:34 PM | 島主生活日記 | (2856 Reads)

每晚放工,我總會經過中環畢打街

近來,我發覺,晚上的畢打街,多了一個現象。很多準新人,選擇在畢打街,和置地一帶,以中環燦爛的夜景,拍攝婚紗照。

以往,一週看到一對。後來,數晚就看到一對。今晚,一連看到兩對。

 (閱讀全文)

黃島主 | 22nd Oct 2008, 9:46 PM | 島主生活日記 | (1815 Reads)

今日,與友人閒談中,透露下月我可能往東京走一轉。

朋友托我替他買物。當然,不能托手。不過,對於一般不大熟絡的朋友,我其實,是很不想每次在旅遊時,都替人做買手。原因, 不是我不想幫,或是我吝嗇。

這是一份經驗。當您曾經試過,在旅遊時,不順路但又要替人買東西,這是一份苦差。

 (閱讀全文)

黃島主 | 21st Oct 2008, 9:50 PM | 島主生活日記 | (3089 Reads)

我以前說過,我喜歡,觀手看人

其實,我還喜歡觀察,他人身體上另一個位置。那裏是,耳朵。

不是看人家耳朵的美或不美。而是,看他耳朵清潔與否。 

 (閱讀全文)

黃島主 | 20th Oct 2008, 9:49 PM | 島主生活日記 | (2815 Reads)

近日,辦公室內,有點不寧靜。

不關我的事。其中一名女主管上司,正在和她的秘書,進行六國大封相。這位秘書,面臨被其上司逼走的命運。但基於某些特殊原因,上司不能直接解僱那位秘書。

雖然不能炒走,但能逼走。要在辦公室至誅一個人死地,根本不難。

 (閱讀全文)

黃島主 | 19th Oct 2008, 10:10 PM | 島主生活日記 | (2328 Reads)

我家裏,有數個很大很大的書櫃。

我書櫃佔的空間,比衣櫃還要多,還要大。基本上,每一兩天,我就會在下班後到中環的書局一遊。一遊,大多是一小時以上。不過,我每次買書的數目不多;一星期,我只會買一至三本書。

不要少看這個買書的速度。因為,我在家中,快要被書本所活埋了。

 (閱讀全文)

黃島主 | 18th Oct 2008, 10:14 PM | 島主生活日記 | (1850 Reads)

近來,日間的工作,相當繁忙。

外圍因素也好,內在因素也好。在法律行業內,幹訴訟的,有個好處:穩定。就是經濟好時,賺大錢不會是您;但經濟差時,您也一定會有平穩的生意。我一向是崇尚日間工作主義者。現在我不再是學徒,也不再是廿多歲的年輕人,晚間,也是多留點時間給自己罷。不過,工作沉重,不代表下班後,不會心力交瘁。

說了這麼多,也都是想說,近日未能在桃花島上多覆留言,還望各位不要見怪。

 (閱讀全文)

黃島主 | 17th Oct 2008, 10:46 PM | 島主生活日記 | (2127 Reads)

今天閱報,看讀到一篇很無奈的新聞。

銅鑼灣伊利沙伯大廈中的健身中心舒適堡,發生了一件事。在更衣室內,一位無良狒狒阿伯,用吹頭用的風筒,「吹奏」自己還未乾的底褲,和不停老吹自己的腳趾罅。在旁一位中年漢看不過眼,指責對方有沒有看到告示牌,說風筒只可以用來吹頭。對方劈頭回了一句「我文盲既,唔識字」之類的狒狒話。

兩位男人,初則口角。然後,當兩人離開健身室時,大打出手。最後,弄到警察到來。

 (閱讀全文)

黃島主 | 16th Oct 2008, 9:47 PM | 島主生活日記 | (1987 Reads)

最近,公司員工的離職辭職,比較頻密。

一般現時的僱員合約,大多是離職前要有兩個月的通知。換句話說,無論入職好,離職好,都要等對方兩個月,前來公司,或離開公司。亦即是,今天看到的頻密轉職,其實是兩個月前的勞工市場反映。

一場已爆發的金融海嘯,勢必扭轉這股由去年年尾開始的轉職潮。我對那些只為加薪數千的轉職同事,感到有點擔心。

 (閱讀全文)

黃島主 | 15th Oct 2008, 1:21 AM | 島主生活日記 | (2678 Reads)

午飯時段。突然想吃,牡丹樓的豬柳蛋漢堡,遂往光顧之。

在排隊時,驚見這期,買開心樂園餐或任何套餐,加錢換的精品,竟然是《櫻桃小丸子》系列。嘩!十月十一日,開始了第一炮的系列,分別是「小丸子」和「花倫同學」。

Oh Ba~be。

Picture

 (閱讀全文)

黃島主 | 13th Oct 2008, 9:56 PM | 島主世界感想 | (1785 Reads)

剛在電視新聞上,看到內地牽起奶類製品大風波的三間公司的高層,接受中央台的訪問。

一開始,主持倒了三杯剛從市場買回來的奶,給這三位高層喝。主持問:「您們敢喝麻?」三人,一飲而盡。台下的觀眾,拍手掌。三位高層,接受主持和台下觀眾的質問,和其發表的意見。有位高層,還啜泣起來,不知是真,還是假。

相信最令高層擔憂甚至啜泣的,可能並不是自己的製品害了無數的小孩。他們擔憂的,可能就是自己公司的品牌聲譽破損,從而影響日後的生意,甚至股價。 

 (閱讀全文)

黃島主 | 12th Oct 2008, 11:04 PM | 島主生活日記 | (4490 Reads)

香港的食肆,我最怕的,就是付消費。

我認為,香港式的「加一」再加「小費」,畸形得不可以再畸形。

 (閱讀全文)

黃島主 | 11th Oct 2008, 9:26 PM | 島主自說自傳 | (2499 Reads)

昨天,有島民談到有關《我的志願》。 

《我的志願》,相信是每位當過學生的朋友,都會在舊日的中文作文堂時,作過此篇題目。一般,都是在小學時寫罷。您可能會問:「您小時的志願是大個時當律師罷?」當年,無論是中文或英文作文,每當我作這個題目時,我所填寫的志願,都不是律師。

我當年的志願,是當個老師。

 (閱讀全文)

黃島主 | 10th Oct 2008, 9:30 PM | 島主生活日記 | (2154 Reads)

這一天,要到法庭,就一宗案件,進行一個簡單的聆訊。

一直覺得,我的對手,在處理這宗案件上所出的招數,不大光鮮。不時,有小小便宜,就漸進小便宜。很多時,在每宗訴訟案件上,有時所謂訴訟上的小便宜,其實得來,也未必有什麼實質的益處。而且,對整體戰局也通常沒有什麼大影響。對方為的,可能就只是希望燃燒多一點點的律師費。有多一點點?數百而已。讓我吃一餐壽司也不夠。

我最不喜歡,就是遇上這類對手。

 (閱讀全文)

Next